Sai


disconnected
主题工具

☆☆☆妓男☆☆☆

... 发表于 2003-7-13 11:18  ... 9893 次点击

那天早上阳光很暧昧,我在床上兴奋地躺着,心里烦躁不安。我想菊花了,她昨晚没有回来。
她的头发撩得我痒痒的,有青苹果的味道,她的身体有淡淡的香。

她的呼吸是热的,她的腰柔软细长、胸前有两只白鸽子,像个很舒服的弹簧床。

我不想起来,我要等她,等她回来跟我玩。

楼下的铁门响了两次,每次我都像个兔子一样跳起来,贴在门口听。菊花的脚步声敲在楼梯
上是叮叮当当的,让我总有点想干些什么的欲望。狠狠咬她的肩膀,拧她的屁股,用双臂紧紧
夹着她透不过气,或者把她抱着转个圈子丢到床上。可惜不是她,她还没回来。

我转回床上的时候照了照镜子,菊花说过,我看起来很棒。

阳光变得有些炽热讨厌,我就把它们关在了窗户外面。然后我在床上很用劲地咬被单,在上
面留下一个个弧形的牙印。这半个弧形是我,那半个弧形就是菊花,合起来就是一个很好的圆


我吃吃地笑着,得意洋洋地欣赏我的创作。发现被单被我咬破了好些洞。我有点担心,菊花
可能会生气。但是她不能怪我,是她回来晚了。我把被单卷了一边,这样破洞就被那一边吃掉
了。我为自己的聪明感到高兴无比,于是又开始在其余的地方咬洞。但这回我是轻轻的,轻轻
地咬。慢慢地我又睡着了。

门猛地一撞,我像受惊的老鼠一样窜起来,奔到门口。菊花回来了。我乐翻天地大叫,菊花
,你回来了。菊花白了我一眼,大概我没有在门口迎接她,令她很失望。

她用力地把高跟鞋踢在地上,光着脚走到房里,犹如电视里的英雄中了弹一样,倒在床上。
手里还提着那个白色的小挎包。

我欢天喜地地跑到她旁边,我说,菊花,你回来晚了。我本来是想怪她的,但是我发现我一
点都不生气了。

别理我。菊花嚷了一句,眼睛有点下雨的样子。然后她起身把挎包丢在衣柜里,站在镜子前
开始脱衣服,衣服一件件地搭在椅子上,椅子一下子就看不见了。

菊花的皮肤好亮好滑,屁股圆圆的。她就这样屁股圆圆的站着,让我很兴奋。

我觉得身体发烫了,下面胀得很厉害,我就过去把她抱着,我说,菊花,你不要照镜子,你
过来照我。她说,喊老婆。

于是我喊,老婆。

她转过身子扑在我怀里哭了。我有点不知所措,于是我也跟着哭。哭了很久,她反过来擦我
的眼泪,于是我也跟她擦。她说,我们不哭了。好,不哭了。很奇怪,身体也不烫了,也不胀
了,都顺着脸颊一起流走了。

她推开我,朝浴室走去,我看见她胸前有一些红红的痕迹。于是我就帮她擦了一下,没擦掉
,菊花扒开我的手,把浴室的门关了。后来我想起来了,这和我在被单上的痕迹是一样的。原
来被单上的咬印没有被那一边吃了,它跑到菊花身上来了。

我很后悔,我对着浴室里面喊,我以后再也不咬被单了。

浴室里面的水花很大,哗哗哗的,她发出的声音呜呜呜地似门洞里的风声。我想菊花可能又
哭了,于是我也哭。后来,菊花在里面说,别哭了,你到外面去买两碗面。

我就打开衣柜,找出菊花的小挎包,拿了一张10元的钱,带了两个饭盒,到外面去,买面。


2.

走到外面,对着路边的广告牌玻璃窗,我又照了一下镜子,觉得自己很棒。菊花说过的。她
指着镜子对我说,你看,你看呀,你多棒啊!

可惜太阳太霸道了,它把广告牌的大半边都占领了,刺得我眼睛有点发晕。我只好不照了,
让太阳去照。我看见空气中有好多浮尘,它们漫无目的地四处漂泊。

平时大家都没注意到它们,可太阳一照,它们就都显出来了。

它们沾湿了我的头发,我的身体,钻进了我的鼻孔,耳朵和嘴巴,我整个身体就变成了一个
大浮尘。可惜我不能在天上飞。我试了两下,我太重了。我像隔壁老王家的狗一样抖了抖身体
,那些浮尘爆炸开来,向四边飞散。

我在路边找了一个空易拉罐,把它当球踢。易拉罐在阳光下金光闪闪地蹦蹦跳跳,引着我往
前走。

在饭馆我看见了小脸,人模狗样地坐在人群里说话。收音机里在放一支歌,似乎很熟。我就
问老板,他说,这首歌叫做《剩下的果实》。我把钱给老板,老板揭开锅盖,一股热就窜出来
,把老板咬成了小眯眼。老板皱起眉头把面条丢进锅里。

我就转头挤到人群中,听他们说话。

小脸看见我,一脸坏笑地说,嘿,吃软饭的,你也来了。大家哄的一声都笑了。

我的脖子一下子就通红。我非常恼火地走到他身边,去抓他脖子上的那根带子。大家连忙拦
住我。小脸直往后退,说,别拉别拉,这领带很贵的。

后来小脸说,两碗牛肉面他请客。我才算了。小脸就继续跟大伙吹牛。

说起来你们不信,最多的一晚上是2000块。当然,这种事也不是人人能做的。

你们可能问了,哪有这种好事呢?当然有,现在有钱人多了,有几个不花心的?家里老婆又
老又丑没人理,怎么办?就出来找乐子。本来我还不知道,那天我是出去玩的,看到那个婆娘
表面正经,骨子里却骚得很。我就存心逗她玩,没想到她就上钩了。我想,管他的,反正不吃
亏,上钩就上钩吧。没想到事完后,她居然一把就给我2000块。还说,以后我们就当不认识。
真他妈的爽透了。那找这么好的事情。

后来我才知道,那里有人专门就是干这个事的。有妓女,当然就有妓男了。

大家都说,好啊,好啊。你介绍我们去吧。小脸笑了,瞧你们一个个,要知识没知识,要形
象没形象,人家看得上吗?还有啊,关键身体要棒,干那事要强。大家又哄地一下笑了。说,
小脸,难道就你行?小脸不好意思地说,我也是碰运气。

我这几天打扮得风流倜傥的在酒吧泡了好多天了,就是没人理。光喝咖啡就喝了好几百了。


大家又笑。这时,我的牛肉面下好了。老板把钱还给我,我端着面就要走。小脸眯着眼睛打
量我,阴阳怪气地说,小傻倒是个人物呀。不如你给我三千块钱,我带你入行吧。包你用不了
几天就赚回来了。我连忙大声地说,你要保证能赚回来哟!

大家哗地一下都笑倒了,小脸捂着肚子笑着说,我保证,保证。

然后我就回家了。

3.

回到家里,菊花已经换了一套干净的衣服,圆圆的屁股也被包起来了,胸前的红印也包起来
了。但是她没有戴乳罩,我知道的,因为她走起路来前面的鸽子会跳。

她的头发湿漉漉的,把房间里都传染上苹果的味道。

这种气味像乡下晚间的果树园,让我欢喜。比外面那种干涩的尘烟味好多了。

要是能把所有的地方都传染上这种味道就好。

我把两碗牛肉面放到桌子上,打开盖,卤牛肉的香味就争先恐后地跑出来。房间里变成了苹
果卤牛肉的味道,我就想是单纯的苹果味道好,还是苹果卤牛肉的味道好。后来我想不清楚了
,单纯的苹果味道当然好,但是我也要吃卤牛肉。所以带点卤牛肉的味道应该是可以接受的。
但这样苹果味就淡了。

菊花说,你想什么呢?我就告诉她了。菊花笑着说,你真是太傻了,太傻了,我们吃面吧。


菊花把牛肉都挑在我碗里,看着我吃。我吃了两片牛肉,唆了一口热汤,辣辣的,头皮上马
上就小虫在爬。渐渐地有汗冒出来,浑身都热了。菊花说,慢点,你慢点吃。我想起小饭馆的
事,我说,我知道你哼的那首歌叫什么名字了,叫《剩下的果实》。菊花说,对,《盛夏的果
实》,丰盛的盛,夏天的夏。

后来我又说,我能赚钱了。我赚钱养活你,你晚上就不用出去了。菊花眼睛红红的说,我知
道,我知道,你迟早会赚钱养我的。我说,你给我三千块钱好不好?

菊花说,你要这么多钱干什么?我说,我要去当妓男,刚才在小饭馆里小脸说了,很赚钱的
,他要带我入行。

菊花的脸色马上就变了,身体一胀一缩地打着气,眼泪唰唰唰地滴了很多下来。

她挥手打了我一个巴掌,我的筷子也跟着飞不见了。我愣了一下,发起狠来。

我说,你不愿意把你的牛肉给我吃,你就自己吃好了,我没有找你要,你是自己要给我的。
你为什么打我,我不吃了。

菊花撸起瘦瘦的胳膊奔到房间里。过一会,她走出来,手里多了一把刀。我还在发火,我把
两盒面全摔在地上,红红的辣椒油血一样斑斑点点染了一地。菊花没理我,猛地打开门,奋不
顾身地往外面跑。

我有点懵了,连忙跟在她后面。看着她仿佛一只抱了窝的老母鸡,拿着刀大步流星冲到小饭
馆里。小饭馆里的人全吓傻了。

菊花在人群里一眼就看到了小脸,菊花尖叫一声说,小脸,你要小傻去当男妓呀!人群呼地
一下散开了,小脸一下就得了瘟疫,大家怕传染。小脸脸色变得比墙还白,哆嗦着两腿躲在饭
桌后面,和菊花绕圈子。嘴里说,没有,没有,菊花,别乱来呀……。

菊花不管,怒气冲冲地一手就掀翻了桌子,朝小脸扑了过去。原来她的力气挺大的。小脸这
时候已经转到门边了,看准方向,拔腿就跑。菊花跟在后面要追,被饭馆老板在旁边一把抱住
了,菊花拼命挣扎着,人们涌上来,七手八脚地夺了她的刀。菊花不甘心,瞪着红红的眼珠,
满脸都是泪水,对着小脸的背影大叫,小脸,你再使坏我杀了你,我杀了你呀!说着说着,声
音小了,又大声哭起来。

我看到他们把菊花抓着,我不高兴了。我说,你们放开她!老板见小脸已经跑掉了,就松了
手。但大家不敢把刀还给她。菊花把脸埋在我怀里,身体瘫软的像一团棉花。我看见她哭,我
也忍不住鼻子酸酸的想要哭。不料,菊花却突然不哭了。

她抹了抹眼泪,对我说,小傻,我们回家。

4.

后来一连几天我都想着这事。

都是菊花不好,我的妓男当不成了。她能当妓女,我为什么不能当妓男呢?她不让我当,我
就背着她当好了。等我赚了钱,我就可以给她买好多东西。

我要把家里堆得满满的,菊花就求我说,小傻,不要买了,不要买了,家里没地方放了。我
们就坐在那些东西身上,头顶着天花板,玩拍拍手。

你拍一,我拍一,我和菊花坐飞机……

我说,菊花,我们有钱了,你晚上再也不用出去了。

我留着这个心眼,每天到外面闲逛。终于有一天,在人行天桥下面,把小脸逮着了。

我说,小脸,告诉我,怎么当妓男呀。小脸把脸变得跟猴子一样说,你饶了我吧,你家那只
母老虎,做事从来不考虑后果。这回我可把脸丢大了。

我凑在他耳朵边,悄悄说,你偷偷告诉我,我不会和她说的。

小脸实在纠缠不过我,就说,你找两本书看看嘛,讨女人喜欢就行了。

我说,还有呢?

还有?你打扮打扮。到那些高级地方一坐,找那些有钱的女人上床。完事后她们就会给你钱
了。

原来这么简单呀!

人行天桥下面车水马龙,红的黑的黄的绿的大车小车犹如大甲虫一样放着屁。

菊花说,你走路要避开它们,要走人行天桥,否则被它们撞死了也是白撞。

那些大甲虫里面的人都趾高气扬,如果我不守交通规则,挡了他们的路,他们就要白白地撞
死我。但如果我嫌他们挡路,拿石头撞他们,警察就要抓我了。这条路是他们的,不是我的。


一阵阵的白烟在空气中弥漫,令人恶心的味道臭得好远。

如果菊花头发上的苹果味能够传染到这里就好了。但是她洒的香水味不好闻,烈烈的刺鼻。
不如她身上的气味好,她每天晚上出门都洒那种香水,只有在家才不洒。等我有了钱,我要给
她买一瓶苹果味的香水。这样她就会把走过的路上都传染了。

我在人行天桥的阶梯上坐着,乱七八糟地瞎想。一直坐到天色昏黄。很多染着黄头发,涂着
红嘴唇的女孩子都出来了。在天桥边若即若离地游荡。空气中刺鼻的味道越来越重。

路上有几个人留着长发,每人抱着一个木疙瘩唱歌。

这么多年你还在不停地奔跑/ 眼看着明天依然虚无缥缈/ 在生存面前那纯洁的理想/ 原来是
那么脆弱不堪……

该回去了。

5.

马路拐角有一个书摊。两边的架子上,花花绿绿的挂着很多女孩,她们都穿得很少。胸部大
大的,腰身细细的,做出很媚人的笑。我一个个地瞧了一遍,觉得她们不好。仔细瞅起来,她
们没有一个好看的。当然,她们胸部很丰满,不过有可能是假的,对,加了垫的。还有睫毛肯
定也是假的,脸上肯定也做了假脸了……所以她们都没有菊花好看。

摊主问,需要什么书?

我说,我要讨女人喜欢的书。

摊主愣住了。你这人说话直啊,你买这本吧。他丢过来一本《情诗大全》。

好啊,就这本吧。

38块。

38块。我在身上摸来摸去,发现没有钱。完了,买不成了,摊主要把书收回去了。妓男做不
成了,香水买不成了。我想了想,拔腿就跑。风在耳边飕飕地催促我,快跑呀,快跑呀,追上
来了。摊主在后面大叫,抢书啊,抢书啊!我没命地跑得更快了。

转过四个街角,我累死了,看到没有人追过来。我歪倒在路边的草坪上,呼哧呼哧地大喘气
。整个胸膛都快被掏空了,只剩下一只青蛙,嘭嘭嘭地直往外蹦。带得整个大地都嘭嘭嘭地跟
着震动。我把书压在怀里摸了摸,手握的地方已经湿了。

回到家,菊花居然没有出去。房间里暖洋洋的有菊花淡淡的体香,菊花说,她今天晚上陪我
。我一下子就飘到天上去了,我高兴死了。

菊花说,你拿着什么呢?我把书给她看,菊花笑了。她说你也知道看书了,我真是高兴啊。
她摸了摸我一头的汗问,你干什么去了。我说我没钱买书,我就只有跑了。菊花一听眼眶又发
红。说你要看书就拿钱买嘛,钱在柜子里,你拿呀。你怎么能跑呢?你这是抢啊!被别人抓住
会打死你的,你真是傻啊。

我看她要哭的样子,我连忙说我错了,我下次看书拿钱买,再也不跑了。菊花点点头,又拿
了点钱,叠好放在我的裤袋里,还拿手按了按。说,只能买书啊。我说,好好。就坐下来,开
始看书。

我看了一首诗,反复读了好多遍,用心记住了。非常得意。这时候开饭了,我和菊花面对面
坐着,两只老鼠一样,一公一母,吱吱吱吱地闷着吃。菊花做的菜真是香极了,我劈里啪啦吃
了一大碗,举起碗说,老婆,添。菊花笑了,又给我添了满满一尖堆碗,于是我就拼命地吃。
菊花问,老婆烧的菜好不好吃?我大声回答,好吃!

过了一会,我说,菊花,以后我赚了钱,天天请你吃北京烤鸭。菊花说,好啊,我们明天就
吃北京烤鸭。我又说,我以后就不许你晚上出去了。菊花说,好啊好啊,我每天在家里跟你洗
衣做饭。

于是我们都很高兴,就一起去洗澡,我把头埋在菊花胸前的两个白鸽子中间,水花在头上噼
哩啪啦四处飞溅,浴室里都是青苹果的香味。

接着我们就做起梦来了,一起在天空中叫呀飞呀,什么都飘起来了。后来我们醒了,我们光
着身子躺在很白很白的床上。菊花盯着我的眼睛问我,你爱不爱我?

我说,爱。菊花说,怎么爱?我说,很爱很爱。我突然想起我刚才读的诗了。我就背给她听


“用了世界上最轻最轻的声音,轻轻地唤你的名字每夜每夜。

写你的名字,画你的名字,而梦见的是你发光的名字:如日,如星,你的名字。

如灯,如钻石,你的名字。

如缤纷的火花,如闪电,你的名字。

如原始森林的燃烧,你的名字。

刻你的名字!

刻你的名字在树上。

刻你的名字在不凋的生命树上。

当这植物长成参天古木时,呵呵,多好,多好。你的名字也大起来。

大起来了,你的名字。

亮起来了,你的名字。

于是,轻轻轻轻轻轻轻地唤你的名字。”

随后我大叫了一声,“菊——花!”

菊花顿时像触电一样,浑身一颤,使劲伏在我的身上嚎啕大哭起来。我想,坏了,诗里是说
“轻轻轻轻轻轻轻地唤你的名字”,我太大声了。但“轻轻轻轻轻轻轻”是怎么个轻法?我就
不懂了。于是我小小声喊了一声,菊花。

没有用,她哭得我胸膛都湿了,泪水一滴滴地往床单上面漾。我又喊,老婆。

她哭得更大声了。我慌神了,只好任她哭,她又是鼻涕又是眼泪,把房间弄得湿湿的,有雨
后的味道。

她哭完了,对我说,你以后要每天背这首诗给我听。我说,好。她说,等我攒够了钱,就给
你治病。我说,我不要治病,我没病。她又说,等治好了你的病,你就不要我了。我说,怎么
会呢?我怎么会不要你呢?她说,是的,等你好了你就明白了,等你好了你就会离开我了。

说完她起来到浴室去,把自己洗干净。她拧了条毛巾,把我也仔细地擦干净了。

就坐在镜子前,入神看着自己的身体,唱那首《盛夏的果实》。

“……你曾说过,会永远爱我,也许承诺不过因为没把握,别用沉默再去掩饰什么,当结果
是那么赤裸裸。其实不必说什么,才能离开我,起码那些经历属于我。

不要刻意说,你还爱我。当看尽潮起潮落,只要你记得我。“

我说,我要打扮打扮。菊花笑了,说,是啊,要跟你打扮打扮。她打开衣柜,把我的好衣服
全拿出来了。很好的衣服,我以前总不愿意穿,但现在我觉得穿在身上很好看。还有一条和小
脸脖子上一样的带子,颜色比他的还要好。菊花小心地把它系在我的脖子上,还打了很正的一
个三角形结。

我说,我漂亮不漂亮。菊花说,漂亮,如果你的病好了,会有很多女人喜欢你,爱你。你就
会不记得我了。我说,不会的,我不喜欢她们,我只喜欢你。

菊花说,你会跟我结婚吗?我问,怎么结婚啊?结婚有什么好?菊花说,结了婚,我就是你
的老婆了。就算你讨厌我也不能离开我。我说,你现在就是我老婆嘛。

菊花说,这不算,要拿个红本本才算。我很奇怪,为什么我们说的不算,要拿个红本本才算


菊花说,我要治好你的病,跟你结婚。我们要在乡下盖一间小房子。我要每天陪着你,哪也
不去。我还要为你生一个孩子,眼睛像你,鼻子也像你,所有的一切都像你,他长得和你一样
棒……

我要在你的病刚治好的时候,和你结婚。菊花说到这里就笑了。笑声像蜜糖一样,甜甜地荡
漾开来,把整个房间都填满了。

6.

天快黑了,菊花又开始在身上洒那种地摊香水。黄昏涂上了一片很化学的颜色,虚假极了。
我也穿上了最好的衣服,菊花跟我系带子、打结。她说,你取下来的时候把这头带子轻轻一扯
,不要弄坏了。下次再戴的时候,套上脖子拉紧就行了。这样我不在家的时候,你也可以自己
系领带了。

我说好,我送你出去。菊花脸有点红了,她说,你不用送我了,你到夜市去玩一玩,你和我
不是一条路。但我很坚持,因为我另有目的。菊花就不再说了。

我们搭上电车,到了一个有闪烁霓虹灯的饭店的门口,菊花要进去。对我说,我走了,你要
乖乖的,等我回来。我点点头。菊花想了想,用嘴唇弄湿了我的嘴唇,然后头也不回地走掉了


我四处看了看,有点着慌。我觉得这个夜黑得诡秘,没有星也没有月,有些看不清的人在阴
影里移动。天上似乎有什么东西要掉下来,我就朝前跑,免得掉下来的东西打到我。

我跑了一会儿,来到那个灯光闪闪的门口,这就是小脸说的高级地方?我擦了擦鼻子,低着
头往里走。门口有个人凑过来说了句什么?我没听清。我想他是要赶我走了?我拉了拉脖子上
的带子,那个人点了点头,让我进去。我才松了一口气。

我想这大概是个暗号,小脸脖子上有带子,就能进这个地方。我脖子上挂了条带子,他们也
就不拦我了。我偷窥了一下其余的男人,进来的脖子上都有一条带子。

我明白了,脖子上有条带子的人都是妓男。

里面的一切朦胧得很,散发着一股发酵的味道,像仓库的粮食烂掉一样。有很多女孩子摇来
晃去,脸上笑起了皱纹。她们走过来说,先生,请我喝杯酒吧?我好紧张,非常谨慎地按了按
裤袋。我避开她们,找了个偏僻的角落坐下。

走过来一个脖子上系蝴蝶结的人,问我要喝点什么。我看见旁边有人喝那种黄色的泡沫。我
说,就那个。他问我要大杯还是小杯,我不傻,我要小杯。嘿嘿。

黄泡沫端上来了,他找我要30块。我差点哭出来,原来这个黄泡沫这么贵,快跟书一样贵了
。我掏出菊花给的钱,拣出三张10元的,仔细数了三遍,给他。然后我喝了一口,呸!我当是
什么?原来是尿!

我瞪了溜圆的眼睛仔细找,看看那个女人比较有钱。小脸说过,要找又老又丑的。我看了几
个,想走过去,可她们实在是太丑了。我想,我宁愿少赚一点,先找个不太丑的。发现很远那
个台子有个女人坐着,还不算丑。

我站起来,端起尿去找那个女人。我起来得正好,因为有两个年轻女孩摇过来,大概又要我
请她们喝酒。我抛开她们,走到那个女人的旁边坐下。然后我就开始后悔。

她比菊花差远了。脖子上都是摺子,牙齿太黄,一付掉了钱的模样。真是做什么都不容易。
我忍住恶心,深吸了一口气,觉得她身上的香水味道还好,很像花香。

我就说,你身上的味道很好,是什么香水?她瞟了我一眼,没说话。我又说,好像有很多种
花,栀子花、茉莉花、还有白兰花。她笑了,说,是毒药。我说,毒药是不是很高级的香水?
她说是的。我点点头,我决定赚了钱,就给菊花买毒药香水。

接着我喝了一口尿。我说,不好喝。她看了看我的杯子。我说,你的好不好喝?

她说,还可以。于是我把她的杯子拿过来,喝了一口。有点凉,又有点辣。我说,这个味道
也很怪。为什么大家都喝这些东西。

我不知道下面该说些什么。我的脸有点红,我就不断地擦汗。我想了想小脸说的话,就问她
,你是不是很寂寞?她犹豫了一下,反问我,你呢?我说,我几乎每天晚上都一个人在家,但
我不觉得很寂寞。她说,一个人是不会觉得寂寞的,只有人多了才会觉得寂寞。

我说,你愿不愿意我陪你?她认真看了一下我,说,你是个很漂亮的小伙子。

我说,是啊是啊,我很棒。她笑了。她说,你很热吗?你额头上都是汗。我老实告诉她说,
我是第一次来这里,我很紧张。她说,你不能喝酒,你上脸。

我说,我很有知识的,我会背诗。她说,你背一首给我听听。我就准备背那首《你的名字》
,我忽然想起那是菊花喜欢的诗,我应该只背给她一个人听。我就换了一首,我背:锄禾日当
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她听了很高兴,脸都变胖了。她说,你再背。于
是我再背: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四海无闲田,农夫犹饿死。她哈哈大笑起来,眼角溢出
了眼泪。她说,你很有趣,你真是个可爱的孩子。

事情进展顺利,我很开心,也就不觉得她丑了。我问她,你开心不开心?她说,开心。我得
意地说,我找你就是要让你开心。

然后她又装起正经来,死死盯着我的眼睛,问,你为什么找我?我抱怨说,其他的长得太丑
了。她说,那边有很多年轻漂亮的。我说,她们就是想骗我的钱。她靠倒在椅子上,笑了,眼
光变得和善了许多。

她又说,你找我干什么?老实说,你骗不了我。我说,我要和你上床。

她吃了一惊,又开始用眼光死死地照我。但我不怕,因为我的眼睛是真诚的。

我确实是想跟她上床。她照了我好久,终于相信我了。她的胸脯起伏不定,她不安地说,我
比你大很多。我说,我知道,我就是要找年龄大的。她深深喘了几口气,一个人着了魔一样,
自言自语。

我耐心地等着她,我想她是不是喝醉了。她眼睛湿湿地把我瞧了个遍。她抓住我的手说,你
要把我带到哪里?我说,我不知道。她说,我们走吧,随便哪里都行。

7.

外面有点凉风吹过来,把夜晚的肚子掏空了,我感觉不那么害怕。她拦了一辆的士车,我们
恍若小孩滚进被子那样钻进去。司机说去哪里?我们互相傻看着,最后还是她说了一个地名。


司机把我们带到了另一个高级的地方。她对我笑笑,打开钱包,付了账。我们踩着很软的毛
毯进了一扇玻璃大门。走进去我就迷了路,里面很空很大,让我变得孤独。

她对那个长长的台子里面的人说,一间双人房。台子里面也有个系着蝴蝶结的人,他说,请
出示您的身份证件?她一动不动,拿眼瞟我。我知道什么是证件,那是一个小塑料卡片,菊花
总让我随身带着,她怕我走丢了,找不到我。蝴蝶结看了证件,给我一把串着钥匙的卡片。她
扯了扯手足无措的我说,电梯在那边。

电梯门关上的时候,她把头靠在我肩膀上,弄得我皮肤都皱起来,浑身凉飕飕的。不过我想
我会做得很好的,我能赚钱,赚很多很多的钱。于是我就不冷了,就搂住她的肩膀。

接着电梯一动,我的头裂开了,后来又猛地晕一阵,电梯的门又打开了。我们到了一个新的
地方。我猜我刚才肯定飞起来了,我变成了一颗向上飞的尘埃。

房门关上,她神经兮兮地用双臂把我勒得不能呼吸。菊花也经常这样。我就把她当作菊花,
我说好了好了,别哭了。她抬起头来,眼睛里真的有泪水。菊花老了肯定也是她这个样子。想
到这里我开始有点喜欢她。

她坐下来絮絮叨叨给我讲故事,说她其实是有丈夫的,还有两个孩子在国外上学,一个有多
大,另一个又有多大。他们有多乖有多乖,但是很少打电话回来。她的丈夫怎么做生意,晚上
从来不回家,身边有多少多少女人……我很奇怪,我是来陪她上床的,她说这么多干什么?

我听了大半夜,眼皮不住地往下掉。我受不了了,我抱住她说,来,脱衣服,上床!

她羞羞答答地走到浴室里,她先洗澡,我再洗。我把脖上上的带子扯松,轻轻地取下来挂在
钩子上。

她的皮肤很多,胸部耷拉着,腰上的肉胀出来,脸上都是深深的伤痕。菊花老了就会变成这
个样子,女人都会像花一样枯萎。她闭上眼睛说,你爱我吗?我痛惜地说,我爱你,爱!

8.

夜色像糖浆,把我牢牢粘住,让我很腻味。我用手去打,但是什么也打不到。

这种糖浆有股酸楚的气味,肯定是放久坏掉了。它绑着我的手脚,一点点地吞噬我的脸庞,
终于我陷了进去,我像野兽一样奋力发出一声低吼,我已经被夜色彻底地毁灭。

我怕极了,我哭了,满脸是泪水,我想回家。我手脚不安地躁动着,发抖。她说,你怎么了
。她把我抱在怀里轻轻地拍,胸前两团肉掉在我的脸上。我知道挣扎是没有用的,我无奈地哭
着,大口大口地咽下那些坏掉的糖浆。她说,好了好了,孩子,都结束了。

我说,我要回家。她说,好,我们回家。我抹掉泪水,穿衣服,套上带子,那些糖浆翻腾起
来使我很反胃。好了,结束了。我望着她,她也望着我。我对她说,你该给我钱了。

她说,什么?

我提高了音量说,你得给我钱。我刚才陪你上床了,你要给我钱。

她在那一刻呆住了,变得很苍老,身上的肉整个垮了下去,把皮肤拉得更大。

她哭起来,流着眼泪,摇着头,嘀嘀咕咕地说,怎么会是这样,怎么会是这样?

我指着自己的鼻子说,我是妓男。

她不断地说,好,好,多少钱?多少钱?

我说,2000块。

她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绕着圈子,像个疯子,笑得跟哭一样,还拿头撞墙,发出刺耳的声音。
她抹下脸来,恨恨地说,你这是讹诈!我说,不,小脸说过的,是2000块。她发出轻蔑地笑声
,从钱包里拿出200 块钱,丢在地上。说,拿去吧,妓男!

我把钱捡起来。我说,这不够,是2000,2000块。她一把把钱夺回去,劈头盖脸地就骂:就
这么多。你愿意要就要,不要拉倒!不要脸的贱货、流氓、妓男!……

我火了,扑过去,狠狠掐住她的脖子。我说,我刚才对你这么好,你为什么污辱我?你为什
么不给钱?你们这些臭男人,嫖玩了就想不给钱。别以为我好欺负,今天就算你是警察也要给
我钱。

我使出全身的力气,把她压到床上,掐得她的舌头伸得老长。我弄不明白,刚才她还柔情似
水地很像个人样,为什么到了要给钱的时候就翻脸。我真是很生气,我狠狠地骂她:你想白玩
啊?哪有这么好的事。你们这些臭男人。无耻!无耻啊无耻!

渐渐地她不动了,我很有点累,趴在她身上休息了一会。她的脖子上有青黑的颜色仿佛野草
挤出的汁水。我找出她的钱包,把她用被单盖住。我不想再看见她,我骂她,你才不要脸呢,
臭男人。不,臭女人,你是臭女人。

她的钱包里有一千六百多块钱。我考虑着她要是给我1000块钱,我能不能接受?我觉得我能
,1000块也很不错,好过200 块。她有钱居然不给我,她太坏了。

我把她伤得太厉害,也不好拿太多。于是我拿了1000块,然后把钱包放进她的口袋。

我对她说,你看到了,我虽然打了你,但我只拿了一半。

我走到门口,想起什么,我很聪明地对她说,以后我们就装作不认识。

我虽然个是妓男,但好歹也是个良妓。

进了电梯我又变成一颗尘埃,不过这回头晕的毛病好多了,第一次总是有点不太习惯。门打
开,我走了出去。旁边有两个人在谈话,一个人问另一个人,你把我叫下来干什么?

我捶捶脑袋,有点明白了。我一直以为我自己是在向上飞,没想到我是在往下坠。

9.

天快亮了,空气中有青草的香味。我不认识路,于是我拦了一辆车,我有钱。

司机问我去哪,我说,去买毒药香水。

天色太早了,商场还没开门。我就坐在门口的长椅上等。我倒在长椅上做了很多梦,直到阳
光爬进我的眼睛。我一睁开眼,那些梦就跑了。要是能一直把眼睛闭着,把那些梦锁在里面,
该有多好。

我走近柜台,把钱紧紧地拽在手里,大声地说,我要毒药香水。卖香水的女孩说,你要绿毒
,红毒还是紫毒。她把它们拿出来,一字形摆在灯光下面,漂亮极了。

我一瓶瓶地拿到鼻尖上,闭上眼睛,满心欢喜。它们一定都是苹果做的,它们都长得像苹果
。我说,我喜欢这个青苹果。我要个最大最大的青苹果。

在路上,我把那瓶绿毒香水拿出来,对着阳光照。它在阳光下焕发出幻丽的色彩,里面流动
着绿色的精灵。在路上我买了一小篮青苹果,把绿毒藏在苹果堆里。

我觉得这个主意棒透了。

回去我就说,菊花,吃苹果吧,很好吃的苹果呀。菊花就吃,我也吃。吃着吃着,菊花就看
见了,她惊喜地说,哎呀,这是什么呀。我就说,这是一个苹果,一个水晶做的很香的青苹果
。菊花就会捧起来看,说,它真漂亮呀。我说,它叫做毒药。它叫作绿色的毒药苹果。然后我
们就你一口,我一口,把那个毒药苹果吃了。

那个苹果咬起来咯吱咯吱的好似冰砖。然后我们就变成了两个很香很香的青苹果。

菊花还没有回来。我把那篮青苹果放在菊花的梳妆台上。接着我打开衣柜里面的抽屉,拿出
菊花的小铁盒,里面有一小叠钱和几张存折。我把我剩下的一点钱都拿出来,和她的钱放在一
起。我把钱的次序变了变。这样就分不出来那些是我赚的钱,那些是她赚的钱了。然后我想象
菊花高兴的样子,想着想着我笑了,心里有点着急。我跑到外面,在菊花回来的路上站着等她


我听见后面有人喊我,小傻。我回过头,看见一个系着带子的人,我说,你是谁呀?他伸出
手来,要跟我握,说,你不认得我了吗?我摇摇头。他把我的手抓住,突然一下猛扭到身后,
弄得我的胳膊快脱臼了,我惨叫起来。一旁冲出四五个人围住我,他把一个冰凉的铁圈夹在我
的手上,大声说:“不许动!警察。”

我想,完了,这个“不许动”警察肯定要罚我好多钱。

10.

姓名?年龄?性别?家庭住址?职业?……他们拿着纸和笔,凶神恶煞地着我。我的脑袋空
空的,傻看着他们,不知该说些什么好。那个“不许动”警察用力地拍着桌子,骂我不老实。
这下我更懵了,我想我怎么不老实了。

他们烦了,就把我铐在窗台栏杆上,让我踮着脚站在那里仔细地想。我就踮着脚站在那里仔
细地想。站着站着手腕铐着的地方就开始疼,就有蚂蚁朝我的脚上爬,咬我,它们顺着血管爬
满我的全身,咬得我全身酸麻麻的。我麻得受不了了,我就大声喊。他们说,你想好了吗?我
说想好了。他们就把我从窗台上放下来。

这回我学乖了,他们说性别,我就问什么是性别?然后我再回答。这样回答了几个问题,合
作的还不错。这时外面走过来一个警察,在“不许动”耳朵边说悄悄话。“不许动”摸摸脑门
大骂一声,他妈的,原来真是个傻子!那些警察都笑了,笑完了就骂,骂完了哄地一声都散了
,只留下一个小警察在我面前继续问。

小警察态度还不错,说起话来也好懂的多。你有职业吗?就是说你干什么工作?

我?我诚实地说,我是妓男。

什么?妓男?那个小警察大声叫道。

那些散开的警察又聚集过来。他们围成一个圈,让我讲怎么当的妓男?我就一五一十地讲,
他们就竖起耳朵听。后来他们兴趣更浓,反复说,细节,我们要听细节。我就详细地讲细节。
他们听得很高兴,张开大嘴不断地发出怪笑。

我没有说我拿了那个女人的钱,我怕他们要我赔。好在他们很满意,小警察记满了厚厚的一
叠纸,累得把手一个劲地甩。

他们再不为难我了,把我关在一个小房间里。里面只有一把长椅子,那里满鼻孔的铁锈味让
我很不舒服。我开始想菊花,我闭上眼睛躺在长椅子上认真地想,一会儿就睡着了。

但是第二天清晨,什么都变了。“不许动”满脸怒火,对着我拍桌子骂娘:你他妈的杀谁不
好啊,存心拆我的台呀!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呀!其余的人则是一脸阴沉,仿佛对我恨之入骨。
让我一头雾水,我怎么了?我说,我杀谁了?“不许动”恨恨地说,你杀的谁?你掐死了前部
长的夫人。

原来那个女人死了?还是个部长的夫人呀。我偷偷问小警察,什么是前部长?

小警察说,是某个部的以前的部长,后来因为经济问题下台了,现在做生意,很有钱,势力
大得很,你要倒霉了。

接着他们不承认我是妓男了,他们说,这里又不是西方社会,哪有什么妓男。

他们问我,为什么杀人?我说,她嫖妓不给钱,还骂我。他们火了,说,你要是再提个“妓
”字,就把你再铐在窗台上。于是我不说了。他们开始帮我想。他们说,死者身上的首饰都在
,那一定不是为了钱了。也谈不上仇杀情杀。你肯定是贪图前部长夫人的美色,奸杀了她。

我简直冤枉极了。我说,那个前部长夫人,她又老又丑,身上的肉松松垮垮的……

但他们不理我。他们想的想,说的说,记的记,让我按手印,围着我忙成一团糟,我觉得他
们都疯了。

然后来了个医生模样的人,问我姓名年龄,我都回答了。他又问,一加一等于几?我说二。
他问,你是傻子吗?我说,不,我不傻,我可聪明了。他问,你掐那个女人脖子的时候,知不
知道在干什么?我说,知道,我在掐她的脖子嘛。医生很满意,露出一口白白的牙齿像野狗。
大家也都高兴了。

这时候“不许动”又在发火,他对着电话大叫,难倒要我派人24小时去保护她?我哪知道她
会跑到那个地方去呀?他妈的关我什么事啊?他挂掉电话又指着我骂,你他妈的不干好事,你
谁不好惹去惹他,他一个指头就把你捏死了。

我只好不言语,我倒想见见那个前部长,他肯定长得跟水牛一样,要不然怎么能一个指头就
把我捏死了呢?

在法庭上,我终于见到了他。他又白又胖,犹如一个大蛆虫,身上嫩得很,一戳一个洞。他
哭得像个融化的冰激凌,一见到我就拼命地喊,你个杀人的魔鬼,你还我的蓉蓉啊,你还我的
蓉蓉啊。喊得我身上都是鸡皮疙瘩。旁边一大群人手忙脚乱地嚷,部长,部长,您要保重身体
呀。前部长一听这话,便两手一伸,倒在人堆里装死去了。

我懒得管他,我忙着在人群中四处寻觅,我想找到菊花。就在我站到那个弧形台子前面的时
候,我终于看见她在一个角落里,她也正看着我呢。她病了,很黄很瘦的样子,让我的眼睛又
酸又麻,模糊一片。我想,我不能哭,我一哭,菊花就会哭了。我就说,菊花,我们都不哭。
菊花好像听见了。她身体抖了抖,点了点头,她没哭。

法庭上那些人讲了很久,我不知道他们讲的什么,我不管,我只是看着菊花,她也看着我。
看了很久,那些人讲完了,说该我讲话了。

于是我清了清嗓子,我就说。菊花,你吃了苹果没有?很好的青苹果呀,我放在梳妆台上。
你一定要吃完了,那里面有个很香很香的毒药苹果。

菊花一下子就哭出来了。她疯了一样一下子冲到我面前,几个警察连忙把她架住。菊花歇斯
底里地大声呼喊着,他是傻子呀!他是一个傻子呀!你们为什么要害他!你们为什么不放过他
!……

法庭上哄地闹开了,那个法官气歪了嘴,好几个警察拼了老命又扯又拽,把菊花往后面拖。
菊花哭得很可怕,她死命地挣扎死命地嚷,我从来没想到她的力气会这么大。

我也不顾一切地大声哭起来,我跳起来,大声叫她的名字,菊花,菊花……旁边两个警察连
忙把我牢牢按住,说,老实点,老实点,不要动!……

后来他们还是把菊花带走了。只剩下我满脸泪水地坐在地上伤心地痛哭。

“我要回家,菊花,我要回家……”

11.

你想吃点什么?那个老警察问。我说,我要吃青苹果。他又问,还有呢?我说,没有了。他
点点头,又说,要留下什么话要我带回去吗?我说,你告诉菊花,我将来要赚很多很多钱。我
会养活她的,她每天晚上就不用出去了。他说,好好,我一定帮你把话带到。

过了一会儿,他又说,你到了那边,帮我问候我母亲呀。我说,我不知道你母亲是谁?长什
么样?他说,我给你烧纸钱的时候,会把她的名字烧给你的。这样你就知道了。我点头同意了
。他接着说,你问问她,她说了把那套房子留给我的嘛,怎么就让老三得去了,她说话得算数
呀。我说,好好,我一定问她。

晚上,他拿来了几个青苹果,说,好好吃吧,好好睡,那边再见呀。我说,好哇,再见了。


第二天,有很多拿枪的兵来了,就要我走。我的手上脚上都是铁链,行动很不方便。到了大
卡车那里,他们就帮着拽了我一把。他们把一个牌子挂在我脖子上。

我看了一下,上面写着“强奸杀人犯”,还打了个大红叉。我说,你们不知道,那个前部长
夫人长得真是丑极了,身上的肉松松垮垮……但他们毫无反应,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样。

车开了,沿途有好多人围观,还拿手指指点点。我想,他们是在看我了。我就抬起头来,对
他们说,我棒不棒?他们不理我,他们肯定是嫉妒了。想到这里我越发得意,腰板挺得更直了


车开到了一个空旷的地方。一个领队的人过来,拿个黑布袋要把我的头蒙上。

我说,你这样我就什么都看不见了。他说,这是规矩。他们只是执行命令罢了,你不要看他
们,免得你记恨他们。

他把带着我走了一会儿,我闻见了青草传来的淡淡腥味,他说,就是这里了。

他说,你得跪下。我问,这也是规矩?他说是。我就跪下。然后我问他,我能不能背一首诗
。他说,可以,但是时间不能太长。

于是我就背起诗来了。

“用了世界上最轻最轻的声音,轻轻地唤你的名字每夜每夜。

写你的名字,画你的名字,而梦见的是你发光的名字:如日,如星,你的名字。

如灯,如钻石,你的名字。

如缤纷的火花,如闪电,你的名字。

如原始森林的燃烧,你的名字。

刻你的名字!

刻你的名字在树上。

刻你的名字在不凋的生命树上。

当这植物长成参天古木时,呵呵,多好,多好。你的名字也大起来。

大起来了,你的名字。

亮起来了,你的名字。

于是,轻轻轻轻轻轻轻地唤你的名字。

菊——花——“

我撕心裂腹地大喊了一声,仿佛五脏六腑都冲出了胸膛。那声音像利箭一样刺透天际,接着
被一声枪响淹没了。

12.

当我顺着空气飘起来的时候,瞥了一眼脚下长满青草的刑场。下面有一个蒙着眼睛,打烂了
脑袋的尸体,胸前还挂着“强奸杀人犯”的牌子,看起来委琐极了。

我想菊花了,我浑浑噩噩地往前飘着。穿过树林和荒野,穿过铁路和人行天桥,穿过那些摩
天的大厦和繁忙的街道,到了那片破旧的楼房。

我进了那间房的百叶窗,走过了我们的梳妆台、我们的衣柜和我们的洁白的床。

菊花抱着她的小铁盒傻傻地坐在厅里,地上摆了个小火盆。

她的头发撩得我痒痒的,有青苹果的味道,她的身体有淡淡的香。她的呼吸是热的,她的腰
柔软细长、胸前有两只白鸽子,像个很舒服的弹簧床。

我随手在菊花的屁股上捏了一把,菊花没有反应。我冲着她的耳朵大声说,菊花,我回来了
。菊花依然无动于衷。

她打开小铁盒,把盒子里的钱和存折一张一张地拿出来,一张张地丢到火盆里。

我伸手去捞,发现火一点也不烫手,我就干脆坐到了火盆里。它们在我身上扭曲着,冒出一
股青烟,打成一个卷,化为灰烬。我站起来,准备摇她一下,却摇了一个空。

我从她的身体里穿了过去,站到了她身后。

我好像有点明白了,我真的是死了。

菊花站起来,穿过我的身体,走到梳妆台前。她对着镜子,把衣服一件一件地搭在椅子上,
椅子一下子就看不见了。

菊花的皮肤好亮好滑,屁股圆圆的。她就这样屁股圆圆的坐在椅子上,我就坐在镜子那里,
我继续喊她的名字,她听不见,我想哭,却没有泪水。她打开了许多小盒子,小罐子,开始在
脸上画画。她一边画,一边轻轻地唱。我听出来了,是那首《盛夏的果实》。

“……你曾说过,会永远爱我,也许承诺不过证明没把握,不用难过不用掩饰什么,当结果
是那么赤裸裸。”

她画完了,打开抽屉,里面放着那瓶好似青苹果的绿毒香水。她拿出来往腋下,脖颈,手腕
,脚踝,镜子,床单,窗帘,往空中……所有够得到的地方都洒了一遍,它们就都传染了那诱
人的气味。我紧紧地抱着她,我想她一定能够感觉到。我说,菊花,我好想你。她闭上眼睛,
把香水瓶贴在脸颊上,止不住的眼泪像春季的雨水哗哗地落下来,把地面染成模糊斑驳的一片


13.

天要黑了,我跪在菊花身边看了她很久,菊花一动也没动,我们就像两个冰冻的木偶一样凝
固在空间里。我想就这样一辈子看下去好了,我一点也不觉得疲惫。

但是菊花,她一定觉得很害怕,她不知道我在身边,一定觉得很害怕……

你死了,她永远都看不见你。前部长夫人说。她站在墙角的阴暗角落里突然发话,吓了我一
跳。我瞟了她一眼,心里一阵阵地烦躁,她长得还是那么丑,她简直就像团鼻涕一样挥之不去
,让我死了都甩不掉。

我冲过去对她说,我现在越来越讨厌你了,你别在这里妨碍我。她反而笑了。

我理解。她说,不过这可不能怪我,是那个没良心的害了你。我活着的时候他每天巴不得我
死了,等我死了他又假腥腥地装纯情,硬要你来做陪葬。

我没管她叽叽喳喳地说什么,我扒开她,我说,我不想跟你谈这些,我不要听。

你不要晃来晃去的挡住我,我看不见菊花了。

她叹了口气,说,她看不见你,你这样呆多久都没有用。我说,我不管,这样呆着我愿意。
她摇了摇头,仔细打量了我一眼,直截了当地说,我可以让她再见你一面,我还可以给你一些
钱。只要你再做一次就行。

再做一次?对,你不是妓男吗?再陪我上一次床就行了。她很平静地说,声音一点没有羞涩
味道,也难怪,人死了,脸也不要了。我说,你骗我,你凭什么让我们见面。她很简单地说,
我有钱。我连忙摸了摸身上,空空如也,我有点恼火了,我说,你有钱?你哪来的钱?我为什
么没有钱。

她笑了,给我送葬的车有三四十辆,花圈数都数不清,我的葬礼上不知道有多少人哭,多少
人同情,我葬在革命烈士陵园,不知道有多少人拜祭。而你……她不屑地摆了摆手,不愿意再
谈下去,只是笑吟吟地看着我。

我觉得自己窝囊透了,实在是个很没用的废物。我傻呆呆地在菊花身边转来转去,我没有钱
,没有人关心我,保护我,我第一次感到很恐惧。

我等你很久了,就是希望再和你做一次,你考虑考虑吧。她说。我被彻底地击溃了,我说,
好吧,你不能骗我,我要和菊花见面。

14.

我们要借他们的身体。前部长夫人说。我们随便选了一间楼房,里面有一对夫妻像一锅爆米
花似的,吵得很凶。他们两个脸红脖子粗地,把家里的东西砸得叮呤哐啷的直响。

前部长夫人拿出一沓冥币举到空中,马上钱就不见了。她向我示意说,可以了,你走到那个
男的身上去。我问,钱被谁拿走了?她说,你别管他们是谁,他们无处不在。

我大步走过去,穿上了那副臭皮囊,颇有点不习惯。那个女的还在叽哩呱啦没完没了,仿佛
抱了窝的老母鸡。我三下五除二把衣服扒得精光,很不耐烦地说,吵什么吵,快脱衣服,死了
就什么都做不成了。那个女的惊呆了,把嘴巴张成个大黑洞。一会儿,她猛地一下扑过来,压
在我身上,说,那些活着的人,只知道浪费时间。

我知道,只有前部长夫人才会说出这么聪明的话。

那个女的精力很充沛,弄得我汗流浃背。我梦见自己随着一艘大航船漫无目的地漂啊漂,所
到的地方感觉都是一个样,不知道这一切有没有尽头。等我醒过来的时候,明白一切都结束了
。前部长夫人靠在我怀里,泪光莹莹地对我说,你知道吗?

和你在一起的那一晚,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日子。我一直都梦想着能够重温那一刻……

我没心情和她谈这些,我觉得很不舒服,我迫不及待地跳出身体,站在地上,一阵阵地反胃
。前部长夫人懒洋洋地离开身体,嗔怪我说,你为什么不多待一会?

我没理她,我伸出手说,给钱,快给钱。

她拿出2000张冥币,丢给我。我接住了,钱拿在手里好像没什么份量,但我拿在手上却不停
地抖,可以听见它们哗啦啦地做响。我的心里酸酸的,我说,这可是我劳动赚来的。她点点头
,说,对,是你劳动赚来的。

我回头看了看那对夫妻,他们已经找回了身体。两个人卿卿我我地躺在床上,男人用手仔细
地为女人梳理头发,女人甜蜜地躺在男人的胸膛上,摸着男人的小肚子。我的心里一阵痛楚,
迈不动的脚步仿佛有千万斤重,我看得痴了。

前部长夫人也在一旁愣愣地看着,她忽然一屁股坐在地上,嘤嘤地哭起来,她摇着头,晃动
着没有泪水的脸颊,不停地说,没意思,还是觉得没意思。

我等她哭完了,对她说,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她说,放心吧,我没忘记。我把你化身为房
间里的某个东西,她闭上眼睛就能看见你。

15.

等我赶回家里的时候,菊花已经不在了。夜色已深,她一定是拿着小挎包出去了。我飘起来
,找到她常去的那家饭店,从窗口潜进去,一间房一间房地找她。

她正躺在一张大床上,显得太瘦,她的身体还是那样的洁白。旁边睡着一白嫩的胖子,看起
来很面熟。我轻轻地唤醒她,菊花,我回来了。她好像听见了,她蹑手蹑脚地爬起来,动作轻
柔犹如一只小花猫。

她赤着脚走到床对面的沙发旁边,打开小挎包,拿出一把长长的尖刀。她把刀攥在手里,背
到身后,悄然无声地溜回床边。床上,那个白胖子恰好翻了一个身,仰躺朝上。我突然想起来
了,这就是那个在法庭上哭哭啼啼前部长。

菊花用手摸了摸前部长心跳的位置,双腿并跪在床上,咬着牙齿,两手牢牢握住刀把,刀锋
在黑夜里散发出耀眼的光芒。

我看见刀锋像刺进一块豆腐一样,从前部长胸前的肥肉里钻了进去。紧接着前部长恍若被屠
宰的母猪一样发出一声刺耳的嗥叫……

菊花迅速跳到地上,胸脯起伏不定,脸上挂满了泪水和汗水。她跌跌撞撞地走到窗边,拉开
窗帘,她的身体在月光下映射出美丽的光环,皮肤像绸缎一样光滑闪亮。

她闭上眼睛,从小挎包里拿出那个水晶苹果,捧在怀里,不停地哭喊着我的名字。小傻,小
傻,你在哪里?你听得见我么?

我站在她面前,用手不住地抹她脸上的泪水。我说,我听得见,听得见。你是不是可以看见
我。她忽然惊喜地狂呼,我看见了,我看见你了。小傻。你这个坏东西,你都不来看我,你不
知道我有多么想你!

她瘫倒在我的怀里,不断地捶我的胸脯,把汗水和泪水尽情地倾泻在我的肩膀上。我也痛哭
起来,我说,菊花,我要你一辈子都不和我分离。

她摸着我的脸说,小傻,你瘦了,你瘦得很厉害,你过得好么?我说,我好好的,真的,我
就是想你。但是我没有钱,我没有钱你就不能见到我。她说,我们不要钱,不要!我们什么都
不要,我只要和你在一起!

我要每天陪着你,哪也不去。我要为你生一个孩子,眼睛像你,鼻子也像你,所有的一切都
像你。

她跨上窗台,沐浴在月光下,浑身散发出圣洁的光芒,晚风把她的秀发拉出千万道长长的弧
线,看起来真是美极了。她说,小傻,抱紧我,牢牢地抱紧我!

说完,她拿着那个水晶苹果,像个折翅的天使般,对着窗外的天空,一跃而下。

而我始终把头埋在菊花胸前的两个白鸽子中间,紧紧地抱住她,一刻也没有分离。

月光在我们头上四处飞溅,空气里都是毒药的气味。

在那一刻,我感觉到我们是真的飞起来了。

本主题共有 6 条回复 | 回到顶部
#1 - 2003-7-14 12:05
普贤 地球
什么啊?
#2 - 2003-7-14 13:09
Sai 桂林
这告诉我们:难道妓女或者其他不正当职业者,就不配有爱情吗?
这是一个值得深思的话题!
#3 - 2003-7-14 16:55
工藤新一 地球
好长呀
#4 - 2003-7-24 09:37
★MM★杀手★ 地球
看得很不爽啊
#5 - 2003-7-31 12:24
咪咪 美国
前面的真恶心!
#6 - 2003-7-31 16:18
adachina 桂林
年纪亲亲的
不要学坏哦?
看完之后有话想说?那就帮楼主加盖一层吧!

在回复之前你需要先进行登录
用户名 / UID
密码
Project Parasynthesis | Based on Discuz! 5.5.0 | Thanks to Livid
About | Help | Developer | N2Design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无名杂志 - Archiver - Mobile
Processed in 0.038433 second(s), 6 queries,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