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特不耐特


disconnected
主题工具

落后于时代

... 发表于 2008-2-12 02:20  ... 9579 次点击

1


八七年这时候,韩寒已经在幼儿园和阿姨闹别扭了,郭敬明已经学会偶尔不再尿床了,看来一切都晚了。这是一个不含太多技术性的年代,经济解放的思潮才开始影响人们。电视里的恋人,发展到最深的程度是牵手,而男主人最多只有能力用自行车送女主人公回家。而这样的场景也并非人人都能看到,因为不是每个人家里都有电视。
八七年上海《文化报》载:中国硬笔年产量30亿5000万支。也许其中有一支与我有关,于是我只能这样擦着时代的边,抓着时代的尾巴落地了。
我抱着奶瓶吮吸着雀巢牛奶,这样一直抱着,一直吮吸着,到两三岁还不肯撒手,不肯开口说话。也就三岁这年,我被送进了幼儿园。经过在那里一段时间的改造,以及思想斗争,在威逼利诱之下,我开口说话了。这件事让我后来在电影里看到汉奸走狗之类的人的时候,很怀疑自己是不是也会在金钱美女的诱惑之下,出卖组织出卖党出卖国家。在更后来,我则幡然醒悟,就算我想出卖也根本没有机会。从此我正式进入了人类文明,一个悬浮在茫茫宇宙的蔚蓝的星球上的某种智慧生物的文明。这是我所能想到,对“人类文明”这个词最宏观的,也是最长的解释。而现在我所要做的,仅仅是说话。

我敢肯定第一个跟我说话的人是个勇敢的人,因为当时所有人都认为我是傻子,或者文明一点说我有智力障碍因此那些人都与其说害怕不如说歧视我。我敢肯定第一个跟我说话的那个女孩一定是个上海人,她是第一个敢吃螃蟹的人。
我并不知道第一个敢吃螃蟹的人是不是上海人。只是很多年后,我第一次郑重其事的吃螃蟹是在上海,那种被叫做大闸蟹的东西,是我见过的最大的螃蟹,上海人总是及其精准地将蟹肉挑到自己嘴里。而我第一次看到成千上万只螃蟹同时出动,也是在上海,那是在海边的一条长堤,螃蟹们肩并肩脚踩脚地从堤坝一边的湿地爬向另一边的浑浊灰黄的大海。

就是这两个第一次让我觉得,那个女孩一定是个上海人。
我跟这个女孩说的第一句话是,你真漂亮。我说完后,女孩立刻大叫,老师他说话了。老师让我再她说一次,我却不肯开口。老师让我再对女孩说一遍刚才说的话,我又对女孩说了一遍“你真漂亮”。
老师听到我说话异常高兴,原因是她可以以此向我的父母邀功。而我也很高兴,因为我认识了那个很漂亮的女孩。
我想我可以说一下女孩的名字。女孩叫裴琳,按照后来流行的一种文字游戏,就是“PL”,然后就是“漂亮”。看来我终究是没有抵御住诱惑。在我的童年岁月中,我一直执着得认为,她的声音是我有生以来听过的最悦耳的,尽管我有生未久。那声音一度让我迷恋,其程度之深以至于我对她的发声器官产生了浓厚兴趣,于是后来我常常将嘴碰在她的嘴上,希望一探究竟。
在我开口说话之后漂亮女孩也跟我说话了。她问我从前为什么不说话,我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虽然后来我知道了很多回答这个问题的答案,比如说因为我要装酷,但当时我却回答不上来,于是我想了很久没回答。漂亮女孩急了,她怕我又不会说话了,哭了起来。看到她哭我心惊胆颤,我立刻滔滔不绝起来,但言词贫乏。从此我落下了一个毛病,喜欢说废话。后来我发觉其实这并不是一个毛病,因为所以人都喜欢说废话,而不可能所有人都有毛病,就算所有人都有毛病,那这毛病也不是毛病了。
我不想让漂亮女孩哭,但我发现除了我不说话她会哭之外,有人欺负她的时候她也哭。于是我只好不让人欺负。但我那小小的脑袋里简单的思想是黑白分明的,要不被别人不欺负,只有我去欺负别人,由此我成为了一个霸道的人,四个字叫做横行霸道。那个关于螃蟹的比喻特别恰当,横着走并留下八道足迹。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有人喜欢用动植物之类的来比喻自己的品性之类的,可是他们始终不承认他们也是一种生物。
小时候的我充满想象力,我喜欢想象,我甚至在想人在螃蟹眼里是什么样子。我很希望以此说明自己并不是一个傻子,但我当我跟大家说也许螃蟹眼里的我们是断了四条腿的动物的时候,大家越发觉得我是一个傻子。很后来我听说牛顿、爱因斯坦那些人小时候也被别人当做是傻子,但长大了却被人称为伟大的天才,虽然当时我并没有听过这些,却已经开始了企盼长大。
我和漂亮女孩用简单的思想憧憬着长大,长大后一切都是那么美好,似乎这一切已经离我们不远。但到我和漂亮女孩分开的时候,我们也都只有五岁。
我离开幼儿园是特殊情况,因为我常常跟别人打架,于是被那些自称最爱护小孩的阿姨们赶了出去。而漂亮女孩仍然留在那里,我一直很想去看她,但到我自己能去的时候,漂亮女孩也已经不在了。

我常常想会不会有一天,我和漂亮女孩在街上遇见,她依然漂亮,然后我们欣喜万分。当然,这样的想法是简单的,因此也是美好的,但现实绝不会如此。


[ 本帖最后由 因特不耐特 于 2009-1-26 14:46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Sai圈圈+18 原创内容2008-2-14 12:06

本主题共有 12 条回复 | 回到顶部
#1 - 2008-2-12 11:53
automan 韩国
我喜歡這風格,期待你的下文
#2 - 2008-2-13 23:37
因特不耐特 地球 说:落后于时代 2
2
   

这一年一月,天降大雪。二月,美国世界贸易中心发生爆炸案,而这坚强的大楼竟然在近十年之后才轰然倒下。然后电视剧《北京人在纽约》也像那炸弹轰动了美国一样,轰动了全中国,在对“出国热”的讨论中,我离开了家乡。我本来觉得这种事情,说起来应该是相当有气氛的,就像荆轲离开燕国的感觉。但毕竟当时燕和秦是两个国家,而我只是从中国的一个省去了另一个省。
这一年,我随父母南下创业。据说当年他们提着整整一箱钞票南下,而当我懂事之后,我所能看到的,只是那个曾经装满钞票的箱子和曾经提着那箱子的他们。我不能肯定前者是不是一种幸运,但我肯定后者确是幸运。
回到家乡,上了学前班,然后上了一年级。
一年级也许是整个小学里最无聊的了,我当时这样想。但当我读完整个小学后,我这句话至少换年级说了六次,其实没有一个年级不无聊,也许将来会不无聊,但这种想法也只是因为我还在现在。
一年级的无聊,首先是我必须把在学前班就学会的加减法再学一遍,还要同样地把“一二三”一直到“十”抄个百八十遍。其次是我会有时想起漂亮女孩,而在班上我却没发现一个能和漂亮女孩相比的,最重要的是他们都不爱理睬我,因为老师说我是坏学生
二年级我认识了九三。九三本来应该读三年级了,但他自愿留级,于是分到了94级4班。因为是留级生,九三在4班受到歧视,但九三从来不卑不亢。
我和九三结交的过程是这样的。某同学一次考试作弊过程中,当事人被老师发现,却诬陷是我作弊,九三站出为我澄清事实,老师却认定是我和九三一起作弊。这个老师不久之后成了当事人的后妈,而当事人的爹是当时我们那的第一批大款。我和九三共背黑锅,算是共过患难了,我们成了兄弟。而这件事后来被我们用来解释什么是市场经济。
三年级我认识了纪旖旎。三年级开始学英语,知道了外国人是把姓放在名字之后的。然后,我把“纪旖旎”写成“YiNiJi”,缩写“YNJ”。我都着读着“旖旎纪”就都成了“一年级”。但事实上,我在读三年级的时候,纪旖旎在读四年级。
在纪旖旎的介绍下,我和九三加入了当时的新兴社团,当时这样的社团很多,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黑社会”,我们加入的社团叫一统会。九三加入一统会是因为看了金庸的小说,很向往江湖生活,比如小说里的人杀了人都不犯法,而黑社会是此时唯一符合的江湖。九三加入一统会抱有远大目标,而我只是跟着去,并不抱有幻想。
纪旖旎大概是一统会老大的妹妹,但那老大的确姓“老”。我问纪旖旎,那老大为什么不姓纪。九三说因为他们是表兄妹。纪旖旎骂九三表你个头,说是她认的。我说那我认她做姐。纪旖旎骂我姐你个头。
在一统会中,我很快认识到纪旖旎骂人是多么的枯燥,因为我开始听到各式各样的骂声。而九三却很乐于对此的研究,他苦心钻研各种骂人的词语,最后不仅出口成胀,而且非常脏。每当我和九三看周星驰的《九品芝麻官》的时候,他总是感叹地说,能骂出这种水平,夫复何求他妈的。
在一统会中,我还知道了女人是干吗用的,因为常常听到人骂“操”。但当时这个字的意义,对于我只是牵一牵女孩的手,最多再亲一下。九三比我更早领悟到这一层意思,因为有一天他说了一句“操真爽”。这时,九三刚刚牵了纪旖旎的手,还亲了一下。九三兴奋地告诉我经过,还说现在纪旖旎也是妹了。九三告诫我要赶快赶上时代步伐,不要拉了兄弟们的后腿。我答应了,九三让纪旖旎帮我找一个。纪旖旎有些惊讶,也许在她眼里我应该是另一番样子。
纪旖旎找的女孩叫区水音,我之所有记着这个名字,是因为九三说这个名字倒着念就是“淫水区”这时九三已经懂得了操的真正含义,但并不真正懂得操的含义我跟九三说,区水音的第一个字念“欧”不念“屈”。九三说念“屈”便于记忆,由此我记下了那名字
我之所以郑重地纠正九三的读音错误,并不是因为我热爱语文,而是我怕被区水音听见。有一次我读区水音本子上的名字“屈水音”,我不知道应该读“欧”,以为是她写错了,区水音因此一整天都在纠正我的读音错误。
区水音爱好文学。当时我不明白什么叫爱好,更不明白文学是什么。后来我时常听到有人说爱好文学,而这样说的人都长得不成人样,大概这一辈子也只能爱好文学了。区水音说爱好文学,但她只是看琼瑶,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文学,总之区水音长得挺好看。
除此之外,区水音也喜欢唱歌。而由于看了琼瑶的影响,她的歌声也一股酸奶味。这样的歌声在十八岁时,再次从一个酸奶的广告听到,而那首歌的名字叫《酸酸甜甜就是我》。我看着广告中那个乳臭未干的女孩,回忆着曾经一段不算美好的时光。
那时我常在区水音的歌声中睡着,又在她的歌声中醒来


[ 本帖最后由 因特不耐特 于 2009-1-26 14:48 编辑 ]
#3 - 2008-2-13 23:42
Sai 桂林
长文用这个代码框起来看起来比较舒服

#4 - 2008-2-14 16:16
因特不耐特 地球 说:落后于时代 3
3
        九八年,安全事故频发。
        首先是洪灾,过后照例组织捐款。为此九三和我在学校附近进行了一个多星期的慈善筹款。九三对慈善事业的热衷是有目共睹的,他甚至可以为了筹款而不惜触犯法律,以刀相抵、以命相搏。尽管如此,最后筹集到的善款还是不够九三预想的一半,于是我们用一半的善款买了彩票。而在我们用一半的钱所买的彩票没有中奖后,我们又用剩下的一半买了彩票,结果当然还是没中。也就是说,我们把所有的钱都买了彩票。值得安慰的是,这彩票的名字叫福利彩票。
        之后是夏季过后的第一个星期,九三打群架受重伤,经抢救无效死亡,医疗费用三万九。我不知道这是否就是九三的命的价钱,更不知道这个价钱是否会令九三满意。但我想,如果这笔钱落在九三手里,他一定会再拿去买彩票。九三相信彩票是一定可以中奖的,就像他始终相信自己不会英年早逝一样。
        其实,纪旖旎早就告诉过我们,彩票是不能中奖的,就算它也叫做奖票。但是,海马不是马、章鱼不是鱼,而好人同样不是人。九三和我都太执着于事物的外表。而纪旖旎的外表则导致了另一件安全事故。
        虽然我从来没有公开赞扬过纪旖旎很漂亮,但这作为事实是众所周知的,但这也许并非好事。有一次,纪旖旎突然消失三天,之后衣衫褴褛的出现,身上遍布伤痕,泣不成声。这就是这一年的最后一件安全事故。
九八年,很多人在《相约九八》的歌声中,相继离开了这个世界。而当我现在再听到这首歌时,想到的不是那些离开了的人们,而是纪旖旎。我不知道如果当初纪旖旎也离开了,我现在又是否会怀念她。
#5 - 2008-2-15 20:14
因特不耐特 地球 说:落后于时代 4
4
        一九九九年,传说中的世界末日迟迟没有来到。这让一些约定在这天共赴黄泉的情侣甚为不满,还有一些约定的情侣早就在这一天前走进婚姻殿堂走出离婚办事处,剩下的一些则该散的都散了。而我即没有约定的幸福,也没有约定的悲惨,依旧过着自己的日子。
        自行车陆陆续续丢了七八辆,又陆陆续续买了七八辆,还好几乎不用我出钱,都是纪旖旎找人买的黑车。其实起初我不知道那些都是黑车,直到有一天,曾经丢过的一辆再次回到我的身边。我常常幻想那些不见了的人也像不见了的车一样,有一天再次出现,而这种幻想最终都如同车胎一样,充满了气没过多久又没了,然后又得充气。
        七月纪旖旎一级毕业,纪旖旎不加修饰地拍完毕业照,来跟我说,小子好好读书,来附中找我。如果我没有记错,这是纪旖旎第一次叫我好好读书,也是唯一一次。而当时她的话让我有一种冲动,立刻插班拍一张毕业照,然后和纪旖旎一起走人。我相信我早就厌倦了这里的生活,虽然我过于早熟般地对它安之若素,但却并不能正真无视那些闭着眼睛就可以穿行自如的建筑。
#6 - 2008-2-15 21:51
Sai 桂林
看到4怎么感觉似曾相识了
#7 - 2008-2-16 16:26
因特不耐特 地球 说:落后于时代 5
5
        二零零零年。千年虫在大呼小叫中成为了菜单上的菜名,专家一再解释千年虫不是虫;食客陆续探奇地点菜,农民问应该用什么农药。银行亏损被降了很多次最低,储蓄利息也被降了很多次。
        新年伊始,我就觉得自己手头拮据,刚收过红包,再打开却已经空空如也。仔细一想,原来是纪旖旎不见了,忽然发现这几年来纪旖旎竟然一直是提款机。
        我坐在有暖气的大吧里,呼吸着经过加热的空气,在车窗上冷热相交一层水雾。我要去的地方,就是车要去的地方。路线牌上写着,桂林开往柳州。
        走之前告诉了纪旖旎,本以为她不会有太大的反应,最多是叫我保重,但想不到她哭了。我跟她说,从前有个女孩肯为我而死。纪旖旎说我放屁。我说真的,那女孩说我再跟着她,她就去死。纪旖旎立刻放弃哭泣,用带着手套的手,扭我的耳朵。
        我的左耳还有些隐隐作痛,或许是心理效应,纪旖旎扭的是右边。
        路上没什么车,路边是一些田地。“锄禾日当午”,没有大太阳农民伯伯是不会出来耕作的,这是小学语文老师的意思。她说农民伯伯总是顶着烈日耕作,我们吃的每一颗米都是农民伯伯的汗水结成的。这使我很长一段时间里,为吃米饭而感到恶心。语文老师常说,给我们讲课就像对牛弹琴。有好问的同学问,为什么要对牛弹琴。有好拍马屁的同学说,我们听您讲课就像听天书。这个同学总以为天上的一定就是好的,夸女孩漂亮就说美若天仙,祝人家庭幸福就说愿你全家都早早归天。
        望远一点,竟然看见了太阳。整天不见,却在就要下班的时候出现了。按照夕阳的方向知道了西边,车转弯向夕阳方向继续行驶。


另:反正不是抄袭的。
#8 - 2008-2-17 12:52
因特不耐特 地球 说:落后于时代 6
6
        我到学校的那天正在考试,但这个学校的场景比较特别。当时给人感觉异样的是学生们似乎都非常兴奋,不像常看到的人那样考前综合症。等我看到老师在讲台上睡觉的时候,我恍然发现他们正在考试。后来我知道了学生们兴奋,是因为考试换班可以让他们看到别班的美女。
        我一直觉得美是一件好东西,但美女就不是了。可现实证明我的看法是有问题的,因为美女常常能产生巨大的动力,甚至能让人喜欢上考试。这样一来美女是否好,就要看考试是个什么东西了。而教育对考试的需求就像男人对美女的需求一样,是一种根深蒂固的动物性。有些人有一种奇怪的看法,认为看的美女多了就不会再喜欢美女了,有这种看法的人大都还相信高薪可以养廉。但事实上,身边美女如云可以导致的只是纵欲过度,而不是突然看破红尘。
        记得我从前同桌叫郭靖,此人一向自恃作风正派,考试绝对不作弊也不帮别人作弊,甚至是揭发作弊专业户,于是其他人都不愿跟他坐。有一次考完试,此人向我打听某女的情况,原来他看上了考试的时候坐他旁边的一个女的,为接近此女便帮她作弊。我一时间被他为爱而牺牲的精神感动,决定要帮他。
        我从他的描述中猜到了那女的是谁,毕竟那一级的美女不多,很容易猜。何况郭靖这小子描述那叫一个详细,我估计考试的时候他也就光顾看来着,就差亲手去测三围了。那是个思想开放,生活更开放的女的,基本上那时电视上刚开始有接吻的镜头,第二天就让她给亲身实践了。估计更高级的镜头她也是看过的,只是实践的时机还不成熟。
        女的叫佳音,我曾经和她交往过。在那一段时间里,我对她做过我所有能做的事,然后突然发觉我再也不想对这个人做什么了。有一个天,她说我像其他男的一样,占完她便宜就丢下她。我很意外在她心里还有一种这么单纯的想法,想要人真正的对她好。这使我觉得自己太卑鄙了,也使我觉得自己欠她的,所以我希望还一个郭靖给她,我甚至觉得他可以代替我好好照顾她,尽管她也许对每一个男的都说过同样的话。
        我开始怀念那个叫佳音的,想不起她的音容相貌,只记得她的眼睛那难以想象的清雅澄明。我和郭靖都曾由此推测她是处女,但其实我们的思维出了问题,那时候每个女的都是处女,因为她们都还小。
        后来郭靖心愿达成,和佳音好上了。说实话,这让我有些吃醋,我有一种根深蒂固的大男子主义思想,尽管我根本不喜欢佳音,却仍然无法忍受她跟别人好。之后的考试,郭靖继续帮佳音作弊,有一次被抓住了。本来考试作弊被抓是不要紧的,可是那次刚巧是被来检查的领导抓住的,于是郭靖和佳音的命运是被开除。郭靖临走前说,当时他们正在默写“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想不到这么快就“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了”,真是被她害惨了。这是我最后一次见到郭靖,因为不久之后他就被佳音找人给打死了。
        此刻我看着眼前涌动的女孩们,真的有一种美女如云的感觉,我的意思是她们都是过眼云烟。


另:20号早上的火车。是结束掉,还是隔一阵子继续?
#9 - 2008-2-17 13:01
Sai 桂林
每天能有新东西看,继续吧(或者开新篇)
#10 - 2008-2-18 00:27
因特不耐特 地球 说:落后于时代 7
7
       下课的时候,我总喜欢站在走廊上看着对面的楼。教室在五楼,而在这个高度看楼下,我就会头晕。同样是那么远的距离,看对面我不会晕,看楼下却会,是因为上下是绝对的,而前后左右是相对的。所以在镜子里看到的我,左右是颠倒的,而上下却不是。我不知道我的这种想法是否正确,但我决不会因为要证明自己的正确,而从五楼跳下去。我知道我缺乏献身精神,无论是为理想还是为女人。
       从前我有个叫江木的同学,他的理想是强奸我们的英语老师,原因是他想让英语老师给他及格。而我们的看法是,如果他那么做了,他更不可能及格,因为一看就知道英语老师是个老处女。但我们的看法错了,后来我们知道了英语老师并非老处女,而且她很早就不是处女了,并且未婚生女,她女儿就是我们年级的。得知此事后,江木改变主意,把目标定向了英语老师的女儿。而这时我们的看法是,她女儿还没发育成熟。这次我们又错了,果然是有其母必有其女。无论如何,江木的英语成绩仍然不及格,这使他另有打算,把目标定向一个女老外。江木好像总是在用下半身思考,所以他能让理想和女人很好的结合在一起,然后同时追求二者。
       比之而言,我是一个缺乏追求的人。我唯一有过的追求,是在一天梦见小时候的一个女孩,醒来后一直想找到她。当我到处问人是否认识这个女孩的时候,我突然觉得自己这样做很傻。


另:有些鄙俗。重点和普通真的很不同。
另:有十八岁了吗?慢慢会遇到一些的,或者已经遇到了。

[ 本帖最后由 因特不耐特 于 2008-2-18 00:29 编辑 ]
#11 - 2008-2-19 00:03
因特不耐特 地球 说:落后于时代 8
        8
        有时候,世界上的事是很怪的,现实常常比传奇更具传奇色彩,比偶然更具偶然性。越是不相信的事,往往越容易发生;越是不想要的东西,越容易得到。世界就像一个女人,永远让人意想不到,大概是因为地球百分之七十都是水吧。
        我站在五楼,希望能克服自己的恐高症,却渐渐发觉自己越来越恐高了,于是我只好到楼下去站着。对于我从五楼到一楼的举动,班上人的看法是,我想看尽这一楼的美女。尽管这是他们把自己的想法强加到我身上,可我却无法辩驳,因为我不好说自己恐高。
        认识蒋青是我站在三楼的时候。
        因为对面的楼明显比三楼高,所以我不得不以仰角四十五度望着天空,这样的姿势很容易让人以为我是一个忧郁的人。
        我一直觉得之前就见过蒋青,并且跟在她后面,像一个色鬼一样的盯着看。但这样的记忆明显是有误的,因为我从来都认为自己的眼神像狼。我印象中蒋青扎着一个个小小的辫子,穿着日式校服,浅浅的酒窝。
        由于认识了蒋青,我在三楼站了很长一段时间。在这一段时间里,我曾单纯地送给她一束摘来的勿忘我,和一只由同桌折成的纸兔。我很惊异地发现,自己其实仍然是一个单纯的人,因为我对蒋青的幻想仅限于牵她的手,而没有更多。这一段时间的结束,是蒋青身边出现了一个男的,和她一起看天空、牵手、干更多的事。
        我的恐高症越来越严重,不得不站到了二楼。这一年的冬天正式结束。
#12 - 2008-2-19 20:21
因特不耐特 地球 说:落后于时代 9
        9
        春天似乎是一个还穿着开裆裤的孩子,动不动就随地小便,于是肥沃了土地,长出青草。而每年的春天都往复如此,如同它从来就未曾长大过,但我却在它的滋润下,慢慢地长大了。
        小学的时候写作文,描写春天总是套一句“春姑娘来了”,纪旖旎看了说,春姑娘都成春婆婆了。于是我知道,其实春天也会老。
        后来的时候写作文,描写春天就会说“这是一个喜欢绿色的季节,于是她用新木将世界装饰”。老师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句子,因为它把春天给拟人化了。也许老师说的是对的,但我不明白,为什么把其他东西说成是人可以,而把人说成是其它东西——比如猪——就是骂人。
        于是春天就这样让我自然而然的想起了纪旖旎,我不知道这是否叫做思春。
        朝秦暮楚朝思暮想朝三暮四朝丝暮雪朝开暮落朝思暮改朝话暮读朝梦暮颜朝朝暮暮。
        四月初的一次成语比赛,有一道题目是要求写出所以的朝×暮×,我极尽胡编乱造之能事,结果得了第二,我前面得第一名的女孩名叫孟子。我怀着万分景仰的心情找到这个叫孟子的女孩,问她在朝×暮×这一题写了些什么词,她说她只写了一个朝朝暮暮,而且还都写错了字朝招暮募。人非圣贤孰能无过。
    同一个月,蒋青又开始一个人站在三楼走廊上看天,而我却习惯了站在二楼。


另:下次写文学感强一些的。
另:明早赴沪。学校宿舍上网要买网卡,买了不用觉得吃亏,便老在网上挂着,弄得都没时间看书了。先执行一个月的体能训练计划,泡一个月图书馆。
另:又开始相信爱情了。
另:BYE.
看完之后有话想说?那就帮楼主加盖一层吧!

在回复之前你需要先进行登录
用户名 / UID
密码
Project Parasynthesis | Based on Discuz! 5.5.0 | Thanks to Livid
About | Help | Developer | N2Design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无名杂志 - Archiver - Mobile
Processed in 0.027420 second(s), 7 queries,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