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玥


disconnected
主题工具

守望千年前--只愿青能幸福

... 发表于 2007-10-11 12:49  ... 5590 次点击

我,是一个对历史特别钟爱的少女。然而我却每每淡然的看待历史上的一切人与物。对我而言,那些曾经风流过的英雄人物,都俱亡矣。
   只是,在这漫长的历史中,始终有一个名字像烙印一般死死的镌刻在自己内心的最深处,成为我自始至终都无法割舍下的爱。
   卫青,这名字不算太过于特别,或许很普通,但不知为什么,当我第一眼在《史记》上看到这名字时,心好象被什么东西微微触动了一下,似曾相识却又恍如隔世。如同等待了十几个世纪终不能如愿的伤感。
   无数个夜晚似乎都是伴随着这两个名字而度过的,时间的流逝,我长大了,然后在那个夜晚我的梦牵引着我灵魂,往回那时去……
   稀疏的枯林毫无生气,死寂般的可怕。漫步在其间的我,心有些失落。可当我忽然听到一个小孩那细微的哭泣声时,这 片死寂,便这样轻而易举的被打破了。
   我随声而去,只见一个衣衫襟褛的孩子。无助的抱膝而坐。埋头哭泣着,瘦弱的躯体,到处都 是青青紫紫的斑痕,条条痕迹无一不触动我心底最深处的弦,便也下意识的知道他是谁了,蹲下身,我敞开我那纤细的手,无比温柔的将孩子抱入我的怀中。怀中那弱小的身体只是微微的一颤,竟完全意识不到我的存在,这下我 才恍悟过来,原来我梦回这,早已化为了一缕幽魂,不过这足以,只愿自己的这抹残魂能守护他一生一世,只愿青能幸福。
   青总是被人打骂,不是他不听话,似乎只是别人将他当做一个很好发泄的东西,而每回这样,他总是一个人静静的躲在墙脚的一隅哭泣着。看着那无助的身影,我又是何等的痛苦。含着泪替他抚过身上的每一条伤处。
   时光流逝,草长莺飞。孩子蜕去了年幼的稚气,早熟的他,忘却了用泪发泄自己心中的不满。懂的如何默默的忍受加与他身上的一切苦难。
   好似早在我的意料之中,少年很快的被自己的母亲接入了平阳公主的府中当骑奴,虽然只是一介骑奴。但他却聪明绝顶,骑射无师自通,越发的厉害。平阳公主自然很看重,有时也叫人教他读书写字,青有个姐姐名唤子夫,天生丽质,待他极为好。后来子夫被圣上垂青。而自己也终于可以摆脱了卑贱的骑奴之身。
   我很明白,青并不因为摆脱了奴隶之身而感到高兴,抑惑在青的内心里,自己从未开心过。
   一切都很顺利,自从在皇后手中逃过一劫后,堂堂的帝王便看重了他,垂涎他的容貌,又或是想亲手栽培这一株以后只属于他一个人,只听令他一人的幼苗。所以天子对青颇为用心的照料,封他为建章监,及自己的随身侍从。
   光阴不知不觉的从我的身旁掠过,我看着青一天天的长大,从少年变成了一个丰神俊朗,气宇轩昂的男儿时。周围的尘埃再也遮不住这块美玉的光泽,在帝王的细心雕琢下,越发的耀眼。
   第一次出征,便直捣龙城,一战成名,此后连连战胜,一生之中竟无败绩……
   他每一次的战胜,我总会为他暗暗的高兴,甚至喜级而泣,喜欢看着军帐里的他在案前深谋远虑,和在战场上运筹帷幄的他。
   他喜,我比他更喜,他愁,我比他更愁。
   不知何时起,我竟将他完全融入自己的思想中,抑惑是我将自己融入在他的生活中。
   随着他战功的卓越,他也渐渐的成为那穹宇上最闪耀的星辰。
但他从来未曾幸福过。
  
      纵使他有雄才伟略,却做一株孤芳不自赏,逐渐高长的地位,让他越发的感觉到寂寞与无奈。
   后来他遇上了自己喜欢的女子,便结了连理,洞房花烛夜,我第一次看到他发自内心的笑时,心猛的抽痛了一下。
   我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中感觉。他那样的高兴,自己应该比他更高兴啊!因为他终于找到自己的幸福的所在了!但我却在洞房外心碎的哭了一整夜,漫漫长夜只余我一个人,我顿时觉得无比好笑。原来自己那单纯的守护已便得不再单纯……
   不久……
   他的妻子为他连续生了三个孩子,便长眠不醒,风华正茂的他,心悲痛不已,那曾经拥有的幸福却这样如泡影般破碎了,而太过于耀眼的星辰。便让帝王起了打压的心态,毕竟日月不能同辉。
   他有个外甥,名唤去病,和他一般骁勇善战,在那一年中,去病三次出征,而他,卫青并没有出征。
   一名武将,只有在战场才能体现出他的价值,然而这样,帝王便成功地压制住他那耀眼的光芒。
   而他却得宠泰然,失宠超然。家里那休闲平静的生活似乎让他忘了战场上的血腥,以及看着一个个生命在他眼前消逝的无奈。
   在他妻子去世后不久,他又被卷进了一场政治婚姻中,曾经的主仆关系,现今的夫妻关系,让他甚是无奈,但又有谁了解他。世人只不过认为他攀龙附凤,愿娶一个长他十几岁的公主。
   他最后一次出征,是与他外甥一起,双星一出,便让这王朝获得空前绝后的胜利。
   但不出几年,他的侄子将星殒世。那战之后他便在家中闲居了十几年。
花开,然后花落,星光闪耀,不知何时熄灭这个地球,太阳,银河系甚至整个宇宙也总会有消失的时候,人们的生命和那些相比只不过是      一瞬间吧!所以也就在这一刹那的时间里便熄灭了他整个生命。
床塌上的他,仿佛还在安睡,我伤心的抚过他的脸庞,千言万语,在此刻早已化为颗颗泪珠……
   “告诉我,青你可曾幸福过?”徽启着朱唇,梦魇般的呓语着。
当我再一次睁开双眼时,发现自己伏在书桌上,而桌子上也湿了好大一片我这才回过神来,原来那只不过是自己的一场梦。而这浮华的梦竟让我哭了。无意间伸开双手,愕然的发现我右手的指间上缠绕着一屡子夜般乌黑的长发,可笑的是,自己是一头短发……何况如此好的发质,亦不是自己所有,亦不是自己家人所有……

本主题共有 1 条回复 | 回到顶部
#1 - 2007-10-11 12:52
星玥 地球 说:斑竹
此文要求加精!!
看完之后有话想说?那就帮楼主加盖一层吧!

在回复之前你需要先进行登录
用户名 / UID
密码
Project Parasynthesis | Based on Discuz! 5.5.0 | Thanks to Livid
About | Help | Developer | N2Design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无名杂志 - Archiver - Mobile
Processed in 0.019306 second(s), 6 queries,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