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9munich


disconnected
主题工具

相见欢

... 发表于 2007-8-25 14:33  ... 5448 次点击

你说要离去
  说不出一句告别
  只有一滴泪
  在脱离眼眶之前
  蒸发
  在你转身后的缄默里
  -----------------题记
  
  
  云
  
  我是一片云,秉承风的意志,巡视天空之下的一切。
  我访问了高山、沙漠、平原、戈壁,我游历了江河、池塘、湖泊、海洋。
  风不停歇,我的脚步也不停歇。
  
  我悄悄收藏起沿途的一切:一张绿叶的呼吸,一朵落花的眼泪;一粒沙子的渴望,一块石头呜咽;一片草地的等待,一面湖水的寂寞;一座山峰的呼喊,一片海水的咆哮。。。。。。
  还有数不清的离别时刻的叹息。
  
  天空是如此宽广的孤独,我的路越走越长,越走越远,无法停止的流浪。
  却依然不能到达那臆想中的天尽头。
  终于,我沉甸甸的脚步再也无力迈出,因为,我已经收藏了太多太多,悲,欢,离,合。
  那是沉默的牵绊,甜蜜到疼痛。
  云的心事,它的名字叫雨。
  
  当闪电的长剑刺中我的心房,便是一场连绵的哭泣。
  当所有的心事都放逐在半空中,我也消失了踪影。
  
  雨
  
  坠落,无法停止的坠落。
  千条线,万条丝,织不出一张网来打捞远去的身影。
  梧桐摊开的手掌,握不住我匆匆的脚步,芭蕉卷起的衣裳,裹不住我坠落的躯体。
  我跌落在树梢,在屋檐,在窗台,在伞顶,在坚硬的地面,开出梦幻般短暂的花。
  
  我曾潜入三月酣恬的梦,撒下名叫幸福的丝雨。
  我曾轻敲午夜想念的窗台,告知游子的归期。
  我曾在秋日独坐的黄昏,演绎点点滴滴的愁绪。
  我也曾淋湿游春人的衣,导演了一出伞下邂逅的千古传奇。
  
  而最终,只有大地,才可以收留我的坠落。
  在投进泥土柔软怀抱的瞬间,我惊醒了无数在暗处沉睡的灵魂。
  我触着了灵魂醒转时轻轻的颤动,某种欢欣涌动,那是生命的不可自抑。
  网一样延伸的根系在澌澌地呼吸,泥土里的世界,无数个新生的希望在萌芽。
  
  泥土里的旅程,让我平静。
  我几乎要沉睡,直到我听见流水的淙淙声,那是一条地下的河。
  
  水
  
  阳光漫射,潋滟的眼波,有一瞬间的恍惚。
  河钻出了地面,我也来到了地面,我是河里一滴真正的水珠。
  无数滴水珠汇成了流动的河,河的方向,就是水的方向。
  一滴水,只有跟随河流,才能在大地上不息地行走。
  
  我要去远方。
  不管前方等待的是梦想一般的湖泊,还是会将我掩埋的沙漠。
  不管我将达到的是陡峭的断崖,还是澎湃的大海。
  日夜流淌,如同时间。
  这世界上再也没有任何一种其它的东西,如我这般近似于时间。
  
  我不是柔软,却可以变幻无限姿态,我本无形,所以可以包容一切。
  就这样成为智者的迷恋。
  有一个人对着河水叹息:逝者如斯夫!
  有一个人立在岸边,吟唱: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
  还有人从我身上看到了整个世界,然后,抬起头,仰望透明里的天堂。
  
  我并非是为了证明坚持的力量,才洞穿磐石。
  我只是想让石上流出清泉,如同心上流出眼泪。
  
    雾
  
  黎明还不曾来临,沉睡中的大地静谧安详,她的呼吸是如此温柔。
  我的温柔,恰如沉睡中大地轻微的呵气。
  支起薄纱的帐,收留万物的梦,以及每一个梦里的轻轻喃语。
  一切流连于梦的渊薮的精灵,自由浮游在梦幻的深处,没有沉沦的迷茫,只有沉醉的幸福。
  
  簇拥,漂浮,缭绕。
  我造起一座白色的寂静之城,庇护所有清醒前的孤独与迷惘。
  那是不设访的城市,没有门,没有墙,只有无声无息的微凉,抚慰一切燥动和疲惫的灵魂。
  那是缥缈的海市蜃楼,不是为了迷惑行路人的眼,而是为了启示一段光明。
  
  我驻足于蒹葭苍苍的湖面,作了伊人朦胧的面纱。
  眺望的眼眸呵,请不要责怪我的遮挡,你只需靠近,再靠近,就能撩开那轻纱,看见如水的容颜,莲的娇羞。
  渡口的楼台,也并没有消失呵,只是因为等待太久,只是因为熟视无睹,才悄悄躲藏。
  当我曾经风雨无阻伫立的地方只剩下空旷,你会寻觅么?
  
  我无声无息地来,弥漫过大地的每一寸肌肤,又静静悄悄地走,把我最后的眷恋,丝丝缕缕地缠绕在山腰、林间、树梢。
  短暂的生命在混混沌沌后清明,请不要叹息我如春梦般易逝。
  我来过么?是的,我曾经来过。
  当万缕阳光突现,我就在你眼眸的惊愕与喜悦里。
  
  冰
  
  以凝固的姿态记载一种滴落,记载一种流淌,无数个瞬间写入历史,我是透明的纪念碑。
  我记下了一滴水怎样在寒夜的屋檐眺望,我记下了一条河流如何在寒流的袭击中突围,我还记下了数个世纪山川在寒冷中飘移的漫长旅程。
  
  亘古的寂寞,又坚硬又透明,我已存在数千年。
  夏日的骄阳,也不曾给我以暖的感觉,每次当它试图触抚我,却总被我寒光闪闪的利刃所伤,变成了失血的苍白。
  甘愿被封冻,在这雪山之巅,以千年不变的姿势,坚守一个古老的承诺。
  我以为,我是拒绝融化的冰。
  
  我总是仰望天空,那是因为坚守者也有一颗自由的灵魂,需要某种放纵,才不至于死去。
  天空总有无邪的蓝,云朵是它别在胸前的花,洁白,俏皮,柔软。
  一刹那,有一种向往,向往那种柔软的,我不曾拥有过的风姿。
  当夜晚来临,星星闪耀钻石的光芒,诱惑着我。
  如果我能伸手,我一定要去触抚它们,不怕被灼伤,忽然我明白阳光为什么一次次触抚我,不惮于我的寒冷之剑。
  
  破碎比融化容易,这是作为冰的宿命。
  愈是脆弱,愈是需要坚硬的保护,而当我破碎,亦是尖锐的破碎,会割伤所有漫不经心的靠近者。
  我想,我是拒绝融化的冰,在那一双温暖的手握住我以前。
  突然地,我开始流泪,濡湿了那带着温热的手心,只有在温暖中,我才能拥有柔软。
  
  冰之后记:
  “你看我把冰都化了。”
  “傻瓜,你去化冰干什么,看手都象冰一样冷了吧!”
  “不怕,你给我捂一捂不就不冷了嘛。。。。。。”
  寒冷会传染,可是温暖却能阻断寒冷的蔓延,因为温暖,是更接近于心的一种东西。
  

  雪
  
  天空唯一的花朵,盛开了,比梨花更白,比所有春天的花朵更繁美。
  白色的烟火,比人间任何一场烟火更盛大,更妩媚,也更持久,扬扬洒洒,成为整个世界独一无二的主题。
  我无声的吟唱风情万种,那是最华美的交响乐,天籁之声,给另一双用心聆听的耳朵。
  
  我是一朵雪花,翩翩,飞舞在空中,六出的花瓣,是飞翔的冰翼。
  这地面上有我的方向,朱砂梅的蕊心,我象一只白色的蝶般停歇,嗅那清幽的芬芳。
  我要认清我的方向,湖心亭的飞檐,与炉中暗红的火焰对望,恰好的距离,它只能映红我的颊,却不能融化我。
  我还要去赴一场送别,在山回路转处,留下马蹄的印痕,寄托目光的留恋。
  而那一夜弓刀上停留的豪迈,与千年之后岷山下的笑颜,遥遥呼应。
  
  我在风中绵绵不绝,仿佛永不会停歇。
  天空有最唯美的表情,象一场爱情电影的收场,缠绵,和微微的伤感。
  四季轮回,大地需要一种结束,就让我来一点点掩埋,直到只剩下白茫茫的一片,那是最好的结束。
  所有的荒凉和凋零,寂寞和哀伤,在一个晴日,化作红装素裹的妖娆。
  
  最好的结束,预告着一个最好的开始,不是吗?
  其实,我只想在一个没有月的夜晚,飘落,而你打开了小窗,放我进去。
  在红红烛火的映照下,用我的翅膀在你摊开的宣纸上扑出一小片湿润。
  而你,可以就着写一首诗,或画一枝梅。
  这,就是一个最好的结束。
  
  
  后记: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是谁在悄声相邀?红炭煨的新酒,暖入肺腑。
  执着最后一杯酒,有一滴泪,它的名字叫相见欢。


本主题共有 2 条回复 | 回到顶部
#1 - 2007-8-25 22:54
bkbk 土星
起于无拘无束的upper class的云。。。终于一个冬天的冷笑话...

orz.....[最好的结束]。。。大囧

不过那过程好煽情呐
#2 - 2007-9-23 15:55
1929munich 在路上
最后一杯酒。

如何相见欢。

天欲雪了,故人何处寻?

[ 本帖最后由 1929munich 于 2009-3-4 13:33 编辑 ]
看完之后有话想说?那就帮楼主加盖一层吧!

在回复之前你需要先进行登录
用户名 / UID
密码
Project Parasynthesis | Based on Discuz! 5.5.0 | Thanks to Livid
About | Help | Developer | N2Design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无名杂志 - Archiver - Mobile
Processed in 0.023322 second(s), 6 queries,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