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9munich


disconnected
主题工具

思念·爱

... 发表于 2007-3-8 13:28  ... 5536 次点击

孩子们/走在夏日的铁轨上/将赤裸的双足/淋浴在吹拂的微风里/儿时的点点滴滴/渐渐远去。
         蓦然回首/积乱云覆盖着/灼热的铁轨/就算它变换了模样/我们仍然记得/季节残留下的昨日……                                                                            ——《Air》         
   Singapore的天空应该是干净无比的吧,浅介。     
   你在世界的哪个角落呢?找不到~丢失了。我们年少的记忆藏在了那个生锈了好久的铁盒里。你在世界那头呼吸同一片蓝天下的空气,我感觉不到你。于是我生命中多了件事——想你。     
   这里开始下大雨了呢,浅介。 你那边有在下雨么?你又在做什么呢?是否还是如从前一样,在下雨天,和心爱的女孩子一起,携手,执伞,羞涩而笑……     
   我听见,年华波端的歌唱,好久违的心情。     
   我宁可,每天都这样想你。即使你忘了我,即使不能再见你,即使相见陌然无语,都没关系。     
   直到,我生命殆尽。     
   浅介,你初秋来临,下雨天,你微笑执伞,像五尔德写的小孩子,干净的让人心疼。     
   到见你最后一面已过了整整两年,早已习惯了这样毫无意义的思念。每天胃疼、和红茶、看书。仰望天空飞过的多少飞鸟,飞过心中的荒芜岛。     
   我在田野里画那几株孤独的向日葵,听见你轻笑着按下快门的声音。     
   早就放下了画笔。浅介你呢?你还有在清晨偏僻的古道上画画吗?   
   喂,浅介。你听见了吗?小函又在骂我了。      
   她说,你多大了还看《魔卡少女樱》这种少女动漫。      
   我不理她。      
   她哪里知道那里面Sakura和小狼君的纯白爱恋,干净得,多么让人心痛……小孩子的简单爱,一个微笑,就可以让人哭。      
   啊呀,浅介你看你看,多像我们小的时候。      
   和小函一起听着那首歌,我闭上眼,回放小时侯的记忆,微笑浸在嘴角,小函惊慌失措地看着我笑的泪流满面。   
   夏缺空城中的独恋,却忘记了,你是谁。  回忆放出你成绩优异的骄傲的好看侧脸.   
   你好多年前那画地为牢的誓言。谁说誓言该比永远更远。浅介你看,风都笑了。      
   为什么看到那大片草坪、小溪的时候,听见男孩子温柔的说永远时,却又信以为真了呢?是哈威尔的魔法么,这么一大片无以形容的风景,浅介你画得出来么,你还会为我再画那些向日葵和蓝天了吗?     
   ——我们逃走吧。      
   ——这些年我逃够了,好不容易遇见必须守护得人,那就是你。      
   这对白怎么可以这么美丽,那片战火硝烟下的誓言,怎么可以温暖到想让人哭泣。     
   浅介,你还会回来么?如同小时侯一样带我去放风筝,陪我去书店,然后你牵着我的手执伞一起在雨里行走。        
   浅介,还能看到你因为和老师抢着讲题而被老师训斥的生气表情吗?你是不是又在为另一个女孩子而奔跑,微笑着看她脸上的羞涩表情呢?      
   浅介你在我心里已经占据了太大的空间,让我的心已经细小得连空隙都没有了,容不下更多人来牵挂了。      
   有些故事还没讲完那就算了吧,有些心情在岁月中已经难辩真假……      
   我在试着去忘记你,忘记我们曾经美好的回忆;学着去遗弃,古老班驳中被尘封的过去。哈威尔的魔法中有没有一种叫忘记。忘记遇见浅介你。      
   已经学着在放弃你,浅介。即使你不接电话,不回邮件不理我都没关系。你送的玫瑰被丢进了从前的垃圾筒里,你唯一的一封信早碎成了片,在旧时光中孤孤单单的碾落成泥。      
   我带着平静一路朝圣着向北。可还是在孤单的时候想你,浅介。     
  “仿佛还是昨天,可是昨天,已非常遥远。但闭上双眼,我还看得见。可惜不是你,陪我到最后,曾一起走却走失的路口……”浅介,我发给你的歌词收到了吧。那个歌手的声音唱得让人好孤单。     
  “是啊,真的很可惜呢。”你的回信那么干净简单,像是从来不认识我一般。我关掉了MSN,对着空间那片灰色开始发呆。      
   夏缺城花开了又谢,那些精灵们开始编织夏末花园中每一个人的梦。为什么我的梦中总会有你呢,浅介?每次从梦中微笑着哭醒。原来你的笑容,早已牵裂成我无尽的伤。      
   请原谅我如此的思念你,哪怕我们之间永远有一光年的距离。      
   真的,怎么可以这么思念你……   
   终于,思念到~写不出文字~画不出画。     
   初秋微凉的午后,时间开始分离。     
   你安静的走在我们早熟悉的街头,我见不到你的表情。   
   你在拐弯处骑着你银白色的山地车与我擦肩而过,眼泪在你身后,空荡荡的巷子里滴落。     
   黄昏的小巷里有你长长长长的身影,和我沉没太久的失落终于决堤,你的声音,离我远去。     
   如果真的不能再见,就算了吧。     
   年华沉没中的记忆早已过期,经年的画卷泛黄了回忆。     
   你微笑的侧脸在心底。     
   我想我爱你。     
   曾经。   
       “故事从一双玻璃鞋开始,      
        最初灰姑娘还没有回忆,      
        不懂得小王子有多美丽。      
        直到伊甸园长出第一颗菩提,      
        我们才学会孤寂。      
        在天鹅湖中边走边寻觅,      
        最后每个人都有个结局.      
        只是踏破了玻璃鞋后,      
        你的小王子跑到哪里,      
        蝴蝶的玫瑰依然留在      
        几亿年前的寒武纪   
        怕镜花水月终于来不及      
        去相遇。”

本主题共有 4 条回复 | 回到顶部
#1 - 2007-3-8 17:43
花散里夕彦 桂林
我也有在思念.
深深浅浅.
#2 - 2007-3-8 19:18
bkbk 土星
这个- -|| 终于发到同1个帖子里了...

...以前把这篇发到3个帖子里还真是不舒服
#3 - 2007-3-9 21:46
Sai 桂林
得得,换个标题又是美文一篇
#4 - 2007-3-14 18:24
1929munich 在路上 说:....
我曾经发过???????????
看完之后有话想说?那就帮楼主加盖一层吧!

在回复之前你需要先进行登录
用户名 / UID
密码
Project Parasynthesis | Based on Discuz! 5.5.0 | Thanks to Livid
About | Help | Developer | N2Design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无名杂志 - Archiver - Mobile
Processed in 0.020246 second(s), 6 queries,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