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9munich


disconnected
主题工具

寒武纪<2>

... 发表于 2007-1-22 16:16  ... 5759 次点击

喂,淺介。你聽見了嗎?小函又在罵我了。
      她說,你多大了還看《魔卡少女櫻》這種少女動漫。
      我不理她。
      她哪里知道那裏面Sakura和小狼君的純白愛戀,乾淨得,多麼讓人心痛……小孩子的簡單愛,一個微笑,就可以讓人哭。
      啊呀,淺介你看你看,多像我們小的時候。
      和小函一起聽著那首歌,我閉上眼,重播小時侯的記憶,微笑浸在嘴角,小函驚慌失措地看著我笑的淚流滿面。
      夏缺空城中的獨戀,卻忘記了,你是誰。
      你好多年前那畫地為牢的誓言。誰說誓言該比永遠更遠。淺介你看,風都笑了。
      為什麼看到那大片草坪、小溪的時候,聽見男孩子溫柔的說永遠時,卻又信以為真了呢?是哈威爾的魔法麼,這麼一大片無以形容的風景,淺介你畫得出來麼,你還會為我再畫那些向日葵和藍天了嗎?
      ——我們逃走吧。
      ——這些年我逃夠了,好不容易遇見必須守護得人,那就是你。
      這對白怎麼可以這麼美麗,那片戰火硝煙下的誓言,怎麼可以溫暖到想讓人哭泣。
      淺介,你還會回來麼?如同小時侯一樣帶我去放風箏,陪我去書店,然後你牽著我的手執傘一起在雨裏行走。
      淺介,還能看到你因為和老師搶著講題而被老師訓斥的生氣表情嗎?你是不是又在為另一個女孩子而奔跑,微笑著看她臉上的羞澀表情呢?
      淺介你在我心裏已經佔據了太大的空間,讓我的心已經細小得連空隙都沒有了,容不下更多人來牽掛了。

目前这个主题还没有回复,或许你可以帮楼主加盖一层?

在回复之前你需要先进行登录
用户名 / UID
密码
Project Parasynthesis | Based on Discuz! 5.5.0 | Thanks to Livid
About | Help | Developer | N2Design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无名杂志 - Archiver - Mobile
Processed in 0.032693 second(s), 6 queries,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