绮云


disconnected
主题工具

蜻蜓尾戒

... 发表于 2006-7-30 10:22  ... 5859 次点击

偶遇
傍晚,天空零星的飘着小雨。今天,又是一个可以宣泄忧郁的日子。黑暗包围了天空,还没来得及,空气中愠愠的感觉已经压抑着每一个过路的人。没打伞,一个人漫无目的的走着,任雨点滴打在脸上,是颓废么?还是放任?自己已经不想追究。马路中间一个黑色的身影吸引了我,像一个孤单的魂灵,满身充斥着忧郁的色彩。她在雨中哭泣,那样无助,那样委屈,我多想上前帮她一把,可正在这时,她走了……

寻觅
是谁说路边的野花还在开,春景尚还在?如今这般的冷风,不是寒冬就早该过了秋分。我还狂妄的穿着T-shirt站在风口,以为自己是那浪尖引领时代的导者,可悲,我只是一小小学生,窝在这山沟沟里,读着圣贤,学着加减,还有着什么万有引力和重力加速度……
OH!NO!我的世界,光明——难寻……
难熬的生活促使我变的颓废而缓慢,也养成了一个人到处乱走的习惯。可是今天,我不想乱走,我想回到那天,回到那个地方,想再一次,看那个我没有看清的,怪异女孩……
她,果真又是她,她站在马路中间,身旁的车呼啸着,将风打在她的脸上……在那么繁华的都市里,在那样的一条街道上,出现了一个女孩,她那样站着,站着……世界上本没有风,车从你身边走过,便有了风。那些鸣笛对她毫无作用,一个又一个司机无奈的架着庞大的“身躯”绕道而行。她始终站着。在更多的车从她身边过去之后,她的身体开始移动,不,是颤动。是风吹动的吧!不,也不是。她似乎哭了,可是她的抽泣被淹没在了一片杂声之中。世界很吵。或许,我又说错了。因为…她的世界,静得听得见心碎的声音……
近看,蓦然发现她竟是如此美丽。假若她不动,一定会被误解是大家精心雕刻的得意之作。她那头如丝的长发,一丝一丝,分明,黑亮,看着那一头秀发,都会让人有温柔的感觉,是心灵的温柔,也仿似触感,如柔风拂面,流水过手……“那眉是真的么?”我不禁发出这样的疑问,看着那比锈出来的还要自然温柔的眉,我突然觉得上帝偏爱这个女孩了。还有被泪婆娑了的眼脸,她的脸……对!她的脸……到底……到底是用古山白玉还是用顶好的白瓷做的?在那样的夜里,竟还会透出粉红的色彩。只是,她的穿着很古怪,总是一件黑衣,不是风衣就是纱衣,然后是一条黑色的裤子。这样说确实有点不负责任的成分,毕竟,我只是第二次碰巧遇到这个女孩。可是这样的穿着,容易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把她遗忘在黑暗里,被风挑起的衣服,随风摆动,做着蹩脚又别扭的姿势。或许它们应该和它们的主人一样,静静的,站着,然后……被遗忘……
她好美,那么美,我多想多看她一眼。可是如上次一般,她又走了。我不知道她去了哪里,也没有冒昧的去问,只是又一次,让她消失在我眼前的黑暗之中。世界,少了她的影子,对于我来说,重新暗淡了下来。每天到那里等她出现,似乎成了我精神上的追求。可是别了那两天的时光,我似乎就别了与她有关的一切,她……是不是到另一个世界的另一条街,继续哭泣了呢?她的泪,在风中感染了那些易伤的人么?她的身影,又是否被另一个好奇心强的小孩,刻在了心底?每天呆坐着,用这些没有答案的问题充斥着头脑,我无心于学习,无心于和她不相关的一切!
一个月……两个月……半年……一年……时间飞梭,可这些细小的时间微粒,堆积起来,也没有换得她的再一次出现。我想,我会忘的吧。忘了那个怪异的女孩,忘了她的泪。可是渐渐的,我的衣柜里全都换成了黑色,我留了长发,很小心的呵护着……

无意
听朋友说,在一条小巷里,有一个女子在卖唱。我笑她少见多怪,从很早中国就有卖唱这一行业,如今有,自然不是什么怪事。朋友继续说,可是她不要钱……我一听来劲了,还有不要钱的买卖。想了会,又疑惑:“她不会是唱得很难听吧!”朋友大笑:“你这家伙怎么比你好的都要损啊!别人不要钱,但是却要买唱的人帮她完成一个愿望。”“切,得了吧,还是有目的的,早看透这种人了!”我不屑的丢句话往好友脑门砸去。可是由于她的热烈的邀请,我最终还是去了,去看那个“拐着弯却仍旧世俗”的女子。
那条巷子很黑,初次进去,我都无法适应阳光与这黑暗的巨大反差。在巷子的尽头有一束光射进来。那是这条巷子唯一的光亮。让我猛然间想起了山上的古刹,清晨的阳光从窗棱间进入,穿越过时间的齿轮,渐渐扭转,既而消失……那道光的背后,是一个看不见容貌的女子。一个女子将如此平凡的姿势摆得那么优美,很是少见。她还将那姿势演义得如此高贵,更是……更是让我无以言喻。我们小声的询问是否是那卖唱的女子,她回答了我们……仅一句回答就足以让我晕旋,那是声音么?那是人的声音么?那是天籁!是比天籁更美的声音。我猜想,她是否是传说中天堂冰鸟的转世,那可以让任何乐器都羞愧的声音又是如何从天上传到了地下?这是一出传奇么?这还是真实么?
还没等我们问她的愿望,她就已经唱起了歌。那种如丝如竹,像是笙萧又像是长笛的歌,听不清歌词说的是怎样一个凄美的故事,听不明白这天籁之音的后面隐逸着多少悲伤。我被她迷住了……一曲终了,我开始晕旋,仿佛是跟着音乐一起旋转舞蹈,眼睛开始迷糊,全身仿佛不受到我自己的控制。模糊中,我看到好友慌乱的神情,看到明媚的阳光在闪耀,看到大片绿油油的麦田,看到学校白色的高大建筑,看到飞鸟对我微笑,看到鱼儿投来关切的目光……画面一直在变,以一种很快的速度,切换,改变,改变,消失,消失……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哪里,我开始害怕,这是否是死亡之前的必经之路,我下一秒喝下的将是孟婆汤么?我将要被千年的古藤束缚,永世不得超生么?画面慢了下来,黑暗包围着天空,刚下过雨,两个人互相追赶着,像是追杀片的残暴场面,可是那两个人我不认识,所以当其中一个倒在血里时,我的心没有半点抽痛。我不在乎,我说过我不在乎,不在乎和她不相关的所有事。可是下一幕,却让我足足痴呆了良久。
那是一个扎着羊角辫的女孩,穿着火红色的小洋裙。旋转着,舞蹈。唱着歌。让我想起《英雄》里章子仪和张曼玉在枫树下打斗的样子,让我想起那一幕里,被风吹起的飘扬的红衣、徐徐飘落的红枫……

是谁将枫叶的颜色染红?
让落叶子的树心痛
血的颜色  缠绵迷踪

夜晚的流星
在黑暗天际中  划出一道彩虹
是否能带走黑暗  祈祷能够解脱
睡吧  今晚  请做个好梦

这一段调子,出自那个女孩之口,悠扬、美丽。它所蕴含的忧郁和希冀,全都一下子触动了我,我觉得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不知是自己一直想要的?还是自己本身就有的?一下子生出一种亲切来……所有的颜色开始暗淡下去,变成了没有心情的灰白,只有那一袭红裙,依旧燃烧着激情,释放着火一样的红色。女孩的歌没有停,舞也没有停。她旋转着,一圈又一圈。红裙旋转着,一遍又一遍。像是黑暗里徒然开出的艳红花朵,美丽,带着血腥的独特滋味,弥漫着空气……我想接近她,接近这美丽红艳的花朵,它是那样的鲜嫩而娇弱,我突然想用自己的身躯去为它完成一切渴望。可是一个声音提醒着我,危险!危险!!快回来!!!不要接近它,不要啊……
我努力想睁开眼睛,看清这花朵的背后是怎样一张狰狞的脸,可是,睁开眼,看见的是一片黑暗,雪白的墙,和通往我身体的药液。好友在床边睡着了。呵,累着她了。更多的,该是惊吓住了吧!
一抹黑色从门飘了进来。我疑惑:她总是这样走路的么?不用脚?还是没有脚?当我看到了她脚上那双漂亮的黑舞鞋,我确定是自己多想了。她用天籁般的声音小心的询问我,你还好么?我微笑。那帮我完成我的愿望吧。我仍旧微笑。
梦……。我的微笑僵在了空气里,似被定格了一样。她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怎么会?她继续说着,请帮我买一枝蜻蜓尾戒,永远戴在你的手上,好么?我疑惑,不知道她到底要干什么。她却再也没有说任何,转身出去了。

交集
第二天,我没事,出院。满街的找蜻蜓尾戒。却不料那样轻易的在一家首饰店找到了。它是那样的平凡,躺在白色丝绒之上,于众多尾戒之间隐逸着自己的光芒。我向售货员小姐询问它的价钱,然后买下。从此戴在了手上。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就算心里存在着疑惑,却还是毅然戴上了这只尾戒……
时间一年一年流过,转眼,我就要毕业了。自从戴上尾戒那天开始,每夜,我都与她做着亲切的交谈,成了很要好的朋友。也知道了很多很多关于她,关于那朵危险的花,关于她的父亲的事。
她的父亲是一个喜欢收集花朵的人,见过世界上一半以上的花,他对花的爱甚过了对女儿的爱。她总想着,假若她也是一朵娇小美丽的花,多好啊!渐渐的,家里接二连三的发生战争。她的母亲因为受不了一个爱花胜过爱一切的男人,抛下她,走了。从此,她一个人生活在暗无天日的家里。父亲整日在外,寻找着美丽奇特的花,而她,也无心于学习。她整日在床上怀念着父亲以往温柔的表情和对她的宠溺,可是一想到如今这样的表情,只有花儿才看得到时,心就揪痛得厉害。她病了,脸色苍白的躺在床上,父亲却只顾着摆弄花朵,面对她的呻吟,无动于衷。她小小的失望渐渐壮大,到如今,演变成了绝望。她无法忍受,再也无法忍受这样的生活,就这样,离开了家……
一天,她从学校出来,准备回到自己的公寓里继续学习,却看见父亲站在马路中间,对着马路贪婪的看着。她冲过去,叫着, 父亲,父亲……良久,父亲说着,蕊儿,我看到了世界上最美丽的花,你看,你看啊,在那呢!她朝着父亲指的方向望去,是柏油马路,其他什么都没有。她尝试向父亲解释,父亲,您看错了,那没有花,一朵也没有。父亲怒吼,不!是你错了,你难道看不到么?它美丽的花瓣绽放着火一样的红色,花蕊还有将要滴下的露珠。它那样美丽,肯定是天上最美丽的天使被罚下凡尘,化成了花朵。看啊,我看得到它在旋转着舞蹈,它那样美丽,那样美丽,那样美丽……说着,就朝前奔去,她想拉住父亲,却已经来不及。
于是,她的父亲死在了那条街道上,也就是我一开始看到她的街道上,死在了如他所描述一般的血红里。他看到的,是死亡之花,是考验意识的花朵,假若你向它奔去,那就是向死亡奔去,假若你面对它,却转身,那么,你就可以继续演义生命的美丽。可是当她知道这一切的时候,已经晚了。她的父亲,死在了那样的一个夜里,死在了那里……她说过,蜻蜓会围绕着花朵,因此,蜻蜓会陪伴着父亲。只要有着蜻蜓尾戒的人,都让她觉得安全。只要能被她声音所感动到晕旋的人,都会懂她受伤的心……

永别
高考前一天的晚上,她对我说她要走了,走进光明里。我竭力阻止。因为她也说过,她是属于暗夜的精灵,走进了光明,就意味着再也回不来了……
可是,在太阳升起的时候,她的身影不顾我的百般阻挠,毅然地消失在了阳光深处。这次,再也没有惋惜,没有痛。而那些曾经狠狠刺伤我们的往事,也隔在了这灿烂的季节前面……

一直,我都分不清,这是我做的一场梦,悄然留在记忆里,还是我真正经历过。真正遇到过那个用黑色忧郁包裹自己的女孩,真正买过一只,蜻蜓尾戒……

本主题共有 1 条回复 | 回到顶部
#1 - 2006-8-2 11:08
绮云 在路上
很迷糊的一段故事...
看完之后有话想说?那就帮楼主加盖一层吧!

在回复之前你需要先进行登录
用户名 / UID
密码
Project Parasynthesis | Based on Discuz! 5.5.0 | Thanks to Livid
About | Help | Developer | N2Design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无名杂志 - Archiver - Mobile
Processed in 0.021812 second(s), 6 queries,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