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陶


disconnected
主题工具

楼阡兰魂(1-9)

... 发表于 2006-4-12 08:59  ... 9472 次点击

1

  “梅古,退下吧。”冰冷的言词如同她的外表——银冷色的双眸如晶莹通透的水晶,空灵清澈却看不见它清冷之下的情绪。她的皮肤吹弹可破,雪白的肌肤似她的性格,冷若冰霜,天然的王者气息使人肃而敬慕。她的唇有着罂粟般的红艳,闪烁着诱人的光彩。但它紧闭成一线,宣誓她神圣不可侵犯的高洁。尽管她戴着一条面纱。她,是王者,楼兰国最高权利者,楼兰建国至今唯一的女王。她,18岁,一个不平凡而又不寻常的少女,迦楼•兰。此刻,她正襟坐在大殿的黄金宝座上,浏阅大臣们的上书。
  “王上,在您还未决定之前,在下是不会退下的。”梅古•冥,辅佐新君治国的总理大臣,权利紧次于国王。他是三朝元老,虽是下属,但并不把迦楼•兰放在眼里。就像现在,他公式化地说着一切,语句是恭敬的,语气和姿态却与之不相统一。
  “朕说过,朕会给你朕的答案。”迦楼•兰冰冷地直视梅古。
  “王上,在下曾经教过您,一个王者不能优柔寡断,那只会向敌人曝露自己的弱点。一个王者,身行利断,干脆利落,是必须的。您不能掺杂或是拥有任何的私人感情。薇儿公主的事是您新登基巩固政权的机会,也是考验您王者能力的时候。王上,希望您早已明白这点,并有明确的答案。”
  “薇儿的事不是还有八八六十四天吗?你何苦让朕这么早做决定。除掉障碍,保证自己绝对的有利地位,这招还真是百用不厌!”迦楼•兰冷笑着,原本冰冷的眼神变得愈加冷洌。
  “呵,王上真是长大了啊。在下知道你很聪明,一直都是那么的聪明。在下经常说的,您是天生的王者,而薇儿公主注定是您王位的祭祀品。您知道将如何决定,在下相信,您会给在下一个满意的答案。那么,在下告退了。”梅古踏出大殿之时,露出一抹得意的笑,以及一丝一闪而逝的鄙夷。一闪神的功夫,他已回复到平常扑克般的面容。
  梅古走了,兰放下上书,手指轻揉着太阳穴,沉重地闭上眼睛,深深地呼吸。
  她痛恨这样的自己。表面上是冷焊的君王,但实际是个懦弱之徒。她……这双手,保护得了她爱的亲人吗?

2

  楼兰古堡的花园里,一个身着华服的纤细少女在嬉戏。她,有着和兰一样的精细脸蛋!她,就是薇儿,迦楼•薇儿。兰的双胞胎妹妹。她们是不同的。她的眼睛是天空的湛蓝,头发也不似兰,乌黑而又直顺,是微卷的栗色长发。她的皮肤也是那么的白,属于掺有病容的白。
  “啊,姐姐!”薇儿看到了兰,手中抱着一大束的蔷薇花跑过来。对于兰,她被允许在私下时不用任何王室礼教。
  “姐姐,你很久没来看我了。”薇儿撒娇地说。
  “好些了吗?”冷冷的语气里透着一丝关怀。
  “好多了。但姐姐都不来看我,人家好寂寞。”
  “我们把花拿进房里吧。”兰把花抱过来,向薇儿的房间走去。薇儿巧笑盈盈地跟上,亲昵地挽着兰的手臂。
  “薇儿,你真是喜欢蔷薇花呀。”轻抚着一朵鲜红的蔷薇,兰低声叹道。
  “它们很美,不是吗,姐姐?不过就是花期太短 ,没几天就凋零了。”薇儿很喜欢蔷薇花,特别是那种艳红的。她的房间布满了蔷薇,无论是床帷还是器皿。
  “……”兰没有回应,仍是静静地看着花瓶里娇艳华美的蔷薇,若有所思的样子。
  “姐姐……我,会死吗?如同蔷薇花一般……”薇儿垂下眼帘,语带感伤地说。
  “……不,不会。你会活很久很久,会快乐地活着……”兰拥住薇儿,像是承诺地说。然后松开怀抱,走至门边,“好好休息,我回再来的。”说完她就离开了。
  一阵风吹来,门关上了。一朵蔷薇应声掉到地上,残缺的。一种莫名的嗜血气息向四周扩散。

3

  今天的楼兰特别的热闹,大街小巷张灯结彩,主要的街道还有士兵站守。今天有外宾来访,议和,以及向新王致贺。
  “王上,木特斯的外使团将入城堡,您该起身相迎了。带领使团的是木特斯的二皇子,是不可怠慢的。”梅古催促着。兰戴上黑色的面纱,缓缓起身。一袭黑色的丝制长袍衬托出她修长的身材。据传统,王室女子初见外使须以纱遮面,以表楼兰女子的矜持,以及皇室的尊贵。
  “走吧。”兰迈着优雅的步子走出梳妆房,一干人等井然有序地跟在其后。
  “吾国应贵国之邀,特来商议两国边境之事,同时恭贺新君登位。”木特斯的使节代表带有一丝不屑地说。他们的二皇子冷漠地立于一旁。
  “朕已叫人准备好住房,各位使臣长途跋涉必然很累。苏因,带贵客到贵宾房。”
  “不,稍会儿吧。贵国新君登位,要处理的事物必然很多。本王认为两国和议应尽早商谈,否则夜长梦多,对贵国不利。”久未置一语的二皇子,穆•卡非尔•罗纳冷冷地开口,无论是表情还是语气,都不带一丝的感情。
  “那好,各位请先到会客厅稍作休息,待会儿会有人带各位到会议厅。”语毕,兰优雅地步出大殿。木特斯的使节低声抱怨着,一个个都是不耐烦的样子。卡非尔站在那儿思索着。她的倩影是如此眼熟,和“她”是那么的相象。但只是身影像而已,性格却大大地不同。
  兰把所有人挡在门外,漠然地站在和她等高的镜子前。她摘下面纱,镜中的她,脸色有些苍白。她抚上镜中的自己,喃喃自语。
“迦楼•兰啊迦楼•兰,你不觉得可笑吗?那个突然失踪的人又出现了。他真的是敌国的二皇子……你傻呀你,为什么还记得他?不是早就决定忘了他吗……为什么,为什么……”兰呜咽地瘫坐在地上,眼泪止不住地落了下来。
“王上,准备好了吗?木特斯的使节已经等很久了。”梅古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兰擦掉眼泪,深深吸了口气,又恢复到平常冷漠的表情。看到这样的她,谁也想不到她会哭,而且很伤心。
“马上就来。”兰回了一声,迅速地换好衣服。调整好情绪后打开大门,呈现在世人眼前的又是那个以冷漠为代名词的王!

4

“哎呀!”缨红的蔷薇撒满一地,原本蹦跳的少女跌坐在地上,吃痛地叫了一声。
“兰…儿……?”卡非尔惊讶地愣在那儿,然后又若有所思地看着地上的佳人。
“该死的婢女!见到我们二皇子竟不行礼!楼兰国的君主和奴才都是那么的无礼,难怪……”一名使节大声地训斥着,卡非尔冷睨了他一眼,他马上乖乖噤声。
“二……皇子?”薇儿惊恐地向上看去,接触到的是一双充满温柔和欣喜的美丽眼睛,祖母绿的清翠。
“没事吧?”卡非尔伸出手将薇儿拉起。薇儿羞红着脸,慌乱的拾起地上的蔷薇,说了句“没事”就慌忙离开。卡非尔噙着笑,望着薇儿远去的背影。
她,果然在楼兰!

“这是我国拟定的和议书,请过目。”兰把一卷竹简交给苏因,由她拿到卡非尔的面前。
“和议书基本没问题。”卡非尔顿了顿,说,“本王有个小请求。”
“请说。”
“本王想要王上的一名侍女。”
“侍女?”
“对,一个有蓝色眸子的侍女。”卡非尔微微笑着。
蓝色?!兰惊讶。在楼兰,蓝色眸子是少见的,一般只出现在皇室。而蓝色眸子在这个皇宫里也就只有一个而已。那么,卡非尔说的“侍女”就是她…………迦楼•薇儿!
“不行!”兰立马否决。强硬的口气泄露了某些感情。
“只要王上答应本王的请求,本王会将和议书上的三十年和平共处延至五十年。而且寻找本王皇兄的时间可延长两个月,也就是一年的时间。”
“朕不答应!将来朕会用自己的能力使两国和平建交更长久,你的皇兄朕也会派人加紧寻找,在最短的时间里给你答复。你的请求还是收回吧。”
“二皇子,您的请求我们会慎重考虑,请诸位多住几天,等待我们的回复。”梅古出声制止住兰的继续“无理取闹”,后又暗藏威胁地对兰说,“王上,您还有一项重大的决定未指示,请您接下来能给我们指明方向。”
“各位自便。”梅古离去前恭敬地说。而兰只是看了卡非尔一眼,嘴唇略略动了动,终究什么也没说。
“王上,在下曾经教导过您。一个王者不拥有私人的记忆。在下说过,回到皇宫后您得把在民间所有的记忆尘封!王上,您和卡非尔王子是不可能的,尽早放弃才为上上之策。”梅古冷冷地说。
“朕是王上还是你是!我做什么自有分寸,反倒是你,你该好好想想你作为大臣的权利范围!你下去,朕现在不想看到你。”兰沉下一张美丽的容颜,口气异常地冰冷,还夹杂着愤怒。梅古震撼住了,他从未见过如此令人害怕的迦楼•兰。他是个聪明的人,知道现在该退下。
梅古把门关上,室内只有一盏烛灯在昏暗中左右飘忽不定。
兰扯出一直挂在颈项的项链。项坠是一块幽深冰凉的蓝色水晶,上面刻着的族徽在微弱的烛光下,若隐若现地闪烁着。那是木特斯国最高王族的象征……

5

  肃穆的会议厅里,兰和卡非尔对坐在会议桌的两头。卡非尔挂着一抹邪魅的笑,看着仍在低头思考的兰。
“难道王上还没有想好吗?一个侍女而已,本王愿意用一百个侍女换她。”
“梅古,你退下。朕会处理好一切,答案会令你满意的。”梅古退下后,兰对卡非尔说,“是否方便叫你的随从也退下?”卡非尔挥挥手,几个随从顺应地退下——房间里只剩余两人。
“王上的用意何在?”
“很抱歉,你要的那名侍女朕找遍了整个皇宫,但没有你所说的那名侍女。”兰的嘴角泛起一丝冷笑。虽然卡非尔看不到,但他感受到了。
“不会是您将人藏起来了吧?难道高高在上的楼兰王会嫉妒他人的美貌?”
“呵,朕为什么要嫉妒?”
“根据贵国的传统,皇室女子初见外使须以纱蒙面。我们今天已是第三次见面,王上大可不必再遮住面容。现在正当炎夏,王上竟也忍受得住?那么本王不禁冒犯地猜想,你是否因为脸上有丑疾而不敢摘下面纱?”
“呵呵,丑陋吗?”兰轻轻的笑出声,手不自觉的抚上蒙着面纱的脸,然后又像是喃喃自语道,“如今的我也只能用‘丑陋’这个词来形容了吧?”
“抑或是……你太美艳了,不想让别人垂涎你的美色?”卡非尔没听到她的自语,继续说到。
“……你要怎样认为就是怎样吧。”她嘴角轻轻上扬,挂上一个没有温度的笑。“你为什么这么坚持要她?”
“她的容颜。”
“男人都是以外貌为首选的动物吗?”
“男人不是饥不择食的禽兽,对‘食物’我们也是有标准的。”
“她的身份很特殊,就算你是木特斯的皇子也无法得到她。”
“无论‘她’是谁我都要得到她,就算她是楼兰的王,我也要得到她!”卡非尔坚定的语气让兰微震了一下。然后她冷笑一声。
“她是我的妹妹,这个王国的公主,迦楼•薇儿。”
“那正好啊,我们两国可以联姻。‘正室’这个身份应该不亏待楼兰的公主吧?”
“抱歉,她是不能和你走的。她是我登上王位的祭品,四十九天之后她就会从这个世界消失!天的旨意谁都不能违背。”
“…………”卡非尔直视兰的眼睛,沉默不语。
“你找的人…………真的是她吗?”拉开大门前,兰留下这一个问句,她说得很轻很轻,像是在自言自语。他听到了,背对他的兰没有看到他脸上胜利的笑容。
“王上!”一出门梅古就迎了上来。
“如你所意。”简短的一句话就堵住了梅古。兰走后,梅古露出神秘而又奸诈的笑。

6

天气明媚的花园里,薇儿在采摘着蔷薇,依然是鲜红的那种。
“啊,二皇子!”
“叫我卡非尔就行了。我可以叫你薇儿吗?”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呢?”
“是兰儿,呃,是你姐姐告诉本王的。那个,你很喜欢蔷薇?”
“啊?……恩!特别喜欢!”
“很适合你。”卡非儿称赞道,然后仰头看向天空,一只飞鸟长啸而过。
“姐姐!”薇儿的叫唤引来卡非尔的注意。因阳光太过刺眼,他用手挡在眼睛上方。他看到了兰,没有戴面纱的她!他有些傻傻地笑。
“你是她。”卡非尔走到兰的前面,表情是欣喜而又认真的。
“……谁?抱歉,恐怕是你认错了。”兰微眯着双眸微笑着说。
“不,我没认错。你是兰儿,我的兰儿。”卡非尔轻轻隔着面纱抚上兰的脸庞,说,“你变了。”
“对,我是兰儿,楼兰的兰儿。”兰推掉他的手,说“我本就该如此。”
“薇儿,今天有不舒服吗?”兰绕过卡非尔,关心地问他身后的薇儿。
“不,没事。”薇儿笑着,然后附在兰的耳边小声地说。“姐,他是那个少年吧?无论如何都不要放弃自己的幸福哦。”说完她就一蹦一跳地离开了,临走前还大喊了一句“我会叫人不要来这边的!”
“你真的要杀她吗?”
“如果你打消将她带回木特斯的念头,那么我会考虑放了她。”
“为了不让你铸成大错,我会带走她。”
“楼兰的家事不用二皇子操心!”兰冷淡地留下这句话转身离开。卡非尔立在那儿看着她的背影,眼神变得深邃,直到兰的身影消失在拐角处他才起步离去。
风微微的吹来,枝头艳盛的蔷薇轻轻地摇曳,几片花瓣徐徐落地。园内又恢复了平静。

7

  楼兰的边境,与木特斯的交汇处,有一个小小的村落。虽然两国正处于交战之中,但这并没有影响到村民们与木特斯人民的交往——他们认为交战的是两国政权的拥有人,作为小小的老百姓他们不想参与,只要有一小块的安宁之地就行了。在这个名为克崃亚的村子里,有一个被意为“神之子”的少女。她有一双美丽的蓝眼,她,叫兰儿,没有姓氏,没有亲人的少女。十几年前的一个晚上,她被放在村口那一棵千年的树桩下,第二天早上,树桩神奇地长出了绿叶!村民相信,他们长久以来的幸福生活源于她。
  “兰儿!”
  “有什么事吗,拉浦大叔?”兰儿停下脚步,眨巴着清澈的大眼睛。
  “那个,你能不能帮我送这些东西到茨崃亚?我现在走不开。”
  “好呀,包在我身上!”兰儿特别喜欢那个位于木特斯边境的小村庄。那里的人都很有好,据说克崃亚和茨崃亚在很久以前是属于一个村子,虽然现在分开了,但大家依然相处友好。两个村子的中间有一个小小的树林,树林的中间还有一个小小的湖。树和湖在这样的荒漠是少见的,何况那里是那么的美。兰儿经常没事的时候跑去那儿待上一整天,那儿在她心目中如同秘密花园的存在。她为这个林子取名为穆兰林,那个湖叫蓝湖。
  送完货那兰儿照例来到穆兰林。这次兰儿听到林子里荡着优美的笛音。她疑惑而又惊奇地寻声而去。眼前一片波光粼粼的是蓝湖,她看到了岸边的吹笛人。一个少年,她从未见过的人。少年似是没发现兰儿,兀自地继续吹笛。兰儿也不打扰他,静静地坐在不远出观察他。
  他金色的长发随风飘动,给本就完美的脸庞增添了几分俊美和魅力。他的眼睛和祖母绿的颜色一样,有宝石的明亮的同时也带着几分幽深。修长的手指在短笛上有节奏的跳动,。兰儿享受的闭上她的眼睑。风,吹着。书页沙沙响,她乌黑的秀发也跟着风一起舞动。不知何时,美妙的旋律停止了。兰儿抬眼,看到少年站在她的前方,俯首与她对望。
  “我以为你睡着了。”少年温柔而又动人的声在兰儿的耳膜回荡。兰儿笑笑,感觉傻傻的那种,以掩饰她的羞涩及失态的尴尬。她起身,朝他礼貌的一笑,然后转身跑出了树林。少年困惑的站在那儿,然后度步走出树林。那一瞬间的对望,印刻在少年脑海中的是她羞涩甜美的笑以及那对清澈无暇的蓝色眼眸。

8

  自那天以后,兰儿每次到穆兰林都小心翼翼的。每当看到蓝湖边没人时,她都会松一口起,但同时也带着失望。她一直都无法忘记那个少年,想再一次见到他。心中还有另一道声音在提醒她,不要忘记那天的失礼行为——没准对方因为这个原因对自己的印象不好。
  “给我!这是我的!”
  “不要!这是我的,才不是你的!”
  “还给我!要不我打你!”
  “打呀,我就是不给你!这是我的东西!”
  吵着吵着,两个小孩相互抱打在一起,然后滚倒在地,两人身上全是黄土。
  “你们两个住手!”刚送完货的兰儿才从村子出来就看到这样的情形。她立马跑过来将两个小孩拉开。
  “格里、塞里,你们怎么又打架了?”兰儿严肃地问。
  “兰、兰儿姐姐……”两个小孩乖巧、紧张地低下头,原本天不怕地不怕的其实已荡然无存。
  “兰儿姐姐不是说过,你们是兄弟,应该相亲相爱。”兰儿一边说一边替他们拍掉身上的黄土。“有吃的一起吃,有玩的一起玩,这样才有乐趣。”
  “恩!兰儿姐姐,我们知道了!”格里和塞里仰头保证道,“不会再有下次了!”
  “唔,是男子汉就要信守承诺哦!要是在让我看到你们争吵或是大家,我以后就不理你们了。”
  “不要不要!兰儿姐姐不要不理我们!我以后还要娶兰儿姐姐呢!你怎么可以不理我?”格里一听兰儿说以后不理他,他连忙非常正经地说。
  “傻瓜!等我们长大了兰儿姐姐已经嫁人了!我要是你,就娶一个和兰儿姐姐一样美丽的人!”塞里一副自我了不起的样子。
  “唉!你们两个小孩……”兰儿无奈地看着两个6岁大的小孩,然后轻轻拍拍他们的头,“好了,快回家吧,我听到你们母亲叫你们了哦。”
  “格里,我们快走,晚了母亲又要教训我们了!”两兄弟听她这么一说不禁打了个冷颤。塞里紧张地拉起格里 的手说。
  “唔,我们得跑快点!”
  “兰儿姐姐再见!”两个孩子飞快地跑回村子。兰儿莞尔一笑,蓦然发现地上多了一道颀长的影子。她疑惑地回头,看到了他!
  “是你!”兰儿惊讶地捂住嘴。
  “我们又见面了。”少年温和地笑着说。“我叫卡非尔,请问在下有幸知道小姐的芳名吗?”
  “兰儿!”兰儿微笑着说。
  风又起,轻轻地吹起他们的发丝。蓝色与金色交织着。天空是万里无云的蓝。

9

  “叩、叩。”两下轻敲,门被缓缓地推开,然后走进一个纤细的身影,身着水红色长裙的少女。
  “姐姐,你醒了吗?”薇儿轻柔地问道,但没有人回应她。她走向床边,将手中的茶杯放在旁边的桌上,然后轻轻地坐在床沿,看着兰的睡颜微笑。这个笑是幸福的,但又夹杂着一些苦涩。这时候,兰醒了。
  “薇儿……”兰慵懒地笑了笑,此刻的她一切都是那么放松。对于薇儿这个时候出现子她房里她并不感到以外。在此以前两年的时间里,薇儿都会很早地来等她起床。
  “接昨晚一定睡得很好!”薇儿的笑容加深。
  “恩。”兰儿轻轻地应着,慢慢坐起身。昨晚是她这两年来睡得最舒服、最安稳的一次。似乎昨晚梦到了什么甜蜜的事,让她醒来时心情很好。可惜的是,她忘了昨晚所梦的一切。
  “来,姐姐,这是我新研制的蔷薇茶,口感很特别哦。”薇儿端起茶杯递给兰,像小孩子般兴奋的解说着。“这是我用我新培育出来的‘丹血绛蔷薇’中间的几片花瓣在加上几味补药一起泡制出来的。清香润喉,祛除疲劳。对姐姐是很有帮助的哦!”
  “唔,确实不错。”兰喝完后毫不修饰地赞美道。薇儿高兴的接过茶杯,说,“今天晚上的也是新品种哦!”
  “薇儿,不用这么麻烦。你不要累着了。”
  “我不累,姐姐。姐姐喜欢喝薇儿泡的茶薇儿很高兴。而且这也是我唯一能帮姐姐做的事,要不然薇儿就真的一无事处的废人了……”薇儿沮丧地低下头。兰儿轻抚着薇儿的发丝,柔声道,“不,你不是废人,是姐姐最重要的人。没有你姐姐也无法支撑这么久…………唉,随你吧,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啊。”
  “恩!那么从今天开始,晚上也喝哦!”薇儿马上又恢复了精神,“姐姐一定要喝哦!”
  “傻孩子。”兰宠溺地轻拍薇儿的头。
  “王上,梅古大人叫您快些梳洗完毕,说是您已经耽搁早朝时间了。”苏因在外面禀报,室内两人的笑容马上消失。
  “真是让人讨厌的老狐狸!”薇儿愤愤地说,眼里尽是不屑与厌恶。
  “回去休息吧,你的脸色依然那么苍白。”薇儿顺从地退下。兰把苏因叫进来,迅速的梳洗完毕,深深吸一口起才走出房间。
  每一天的开始就是兰准备“迎战”的时刻。

[ 本帖最后由 禾陶 于 2006-8-19 12:45 编辑 ]

本主题共有 6 条回复 | 回到顶部
#1 - 2006-4-12 09:05
禾陶 桂林
一觉醒来,突然有了写这种东东的冲动
所以就写了……
或许有些眼熟
但也是不同的…………

我是100%冲动型人物……
无论写什么东东都不会写完……
就连老师的作文也是偶尔不写结论与片尾………………
呵呵呵呵~
请多指教!
#2 - 2006-4-12 09:05
RABBIT 太阳
好…………继续发展…………
#3 - 2006-5-2 14:13
雅奇左式 地球 说:说两句吧
没感觉
#4 - 2006-5-2 19:46
禾陶 桂林
看没写完的东西谁都没感觉吧…………
#5 - 2006-5-7 17:31
雅奇左式 地球 说:在说说吧
Sample Text要坚持自己的风格,那样才是你.
#6 - 2007-1-25 18:52
冥猫 地球
比较喜欢你这种风格的文字.感觉很动漫...
看完之后有话想说?那就帮楼主加盖一层吧!

在回复之前你需要先进行登录
用户名 / UID
密码
Project Parasynthesis | Based on Discuz! 5.5.0 | Thanks to Livid
About | Help | Developer | N2Design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无名杂志 - Archiver - Mobile
Processed in 0.024393 second(s), 6 queries,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