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ny


disconnected
主题工具

白昼&黑夜

... 发表于 2004-11-23 16:39  ... 6407 次点击

白昼一:

2:00PM,10.01
保持着某种温和而诡异的微笑。女厕所门口的队伍已经排到了小卖部,进出的人和追加到队伍尾部的人同样若无其事。三米远处坐在候车椅上的女人专心致志地注视着我,一个穿着白色T恤尽量不让自己与周围环境显得格格不入的男生有规律地将身体的重心从左脚换到右脚再换回到左脚如此反复。
广播里一个三年没发生过变化的女人的声音在用一种绝非美式或英式的怪异英语播报车次。除了拥挤,这里与往常没有任何区别。

3:20PM,10.01
沃尔沃的座位宽敞而舒适,安静的车厢内充斥的是返乡的民工的欢笑以及车载电视里低俗的电影对白。身边的女人正襟危坐,我想睡一会,发现座位固执到无论怎么摆布都不肯躺下去,于是也学着女人笔挺地坐着。窗外是绿得深浅不一的稻田,偶尔被满是坟冢的山丘割断,山丘上立着大大小小形状各异的墓碑,在明媚的日光照射下更像是高速路旁的示威者。

黑夜一:

0:10AM,10.02
又是黑暗而静谧的房间。收音机没电,手机屏幕泛着的幽幽的绿光把壁灯的影子投到天花板上,留下一个颇有些令人背冷的形状。
先前早在十一点便准时去睡觉的安说,明天若是萝卜不来找我,我们便见个面吧。嗯,见面,不错,这便是我盼望着的,一些疑问需要解开,一些勇气需要证明。然后是丸子,好吧,我的女孩,我陪你说话便是。丸子是我喜欢的女孩,可惜她身上有一半血液与我相同,不过也正是由于这一半,我会接近她,否则,如她自己所言,两颗孤独而高傲的心是不会相遇的。拐弯抹角告诉她自己的境遇很不妙的时候收到了另一条消息,发信来的是一串数字,说知道三生石么。看到这里我笑了出来,这个时候问这种问题的并且知道我号码的无非是赞赞和慎,虽然不难具体推测是谁,我实在很懒,甚至连问对方是谁都省去了。从F.I.R一直说到《江南》,有些滑稽,因为我一边在对丸子说,一个男人若是想结婚了那便无非一种情况就是他对眼下的生活不满意想要开始另一种。
丸子说,我也想结婚了,可是没人要。
我说,没人要你哥我守着你,大不了收你做二房。
丸子说,死鬼,你先摆平我们上面的人吧。

0:57AM,10.02
黑暗的房间里我始终不愿闭上眼睛睡去,只是今夜的黑暗中多了点奇怪的味道。

白昼二:

1:40PM,10.02
这个时候安一定是在睡觉,我甚至可以边不自觉地微笑边想象她酣睡的可爱模样。
日光很好。心想去他妈的与萝卜的约会吧,我要在两点钟阳光最恬美的时候站在马路的中央。可是我从人流里挤到十字路口时却意外见到了花,脸上挂着丸子比划的所谓落寞的表情,能遮住半张脸的刘海被风吹得东倒西歪。花从我的背后穿过,在距离不到半尺的地方,坚决得如同从楼房空隙里穿过的灿烂日光。突然想,有时候我们就是这么带着点好奇地试探性地看着某些东西从自己的把握中溜走。

2:20PM,10.02
安捧着一棵郁闷的仙人掌站在路的另一边,看见我走近的时候左右看了看车迎了过来,脸上是一种陌生的暂时让我无法习惯的微笑。实际上这是我的错,是我太过习惯了她由于近视在五六米开外才会完全突兀地显露出来的欣喜。为了重新遇见自己习惯了的这样的欣喜,我需要耐心地等待。
至少在各自啜吸饮料时,我有意无意地盖住了安的手背而她稍作迟疑便坚决抽出的情形证明了自己的大部分假设。
四年的第一个轮回快结束了,而这个时候第二个轮回居然仿佛将要开始。好吧,我会耐心等待的。

黑夜二:

11:15PM,10.02
丸子说我不要有石头的,吓不死人。
收音机里三个男人肆无忌惮地笑着,说那三高一个叫帕瓦罗蒂,一个叫胡利奥,还有一个叫什么斯来着的。
小屋子黑得可怕,我睁大眼睛盯着床正上方夏天悬着电扇冬天悬着白炽灯的电线。这样的情形决不只是现在,一年前如此,两年,三年,或者五年前也是。睁着双眼不是害怕黑暗,是为了守望在我们无法感受环境的时候发生的一切。直到天变得微微发亮。
安说得对,骨子里我是不愿意寂寞的。

白昼三:

1:20PM,10.03
丸子在不远处朝我挥手,她的头发是今年流行的样式,上面直直的,下面波浪,两鬓的发挽到脑后用很别致的像是草绳的发巾束起。她这么蹦蹦跳跳地跑到我的面前,靠着我的肩,只差没有挽起我的手。
银楼的小姐与一般柜台的不一样,不仅是她们的穿着与面对顾客的热情,更明显的是看顾客的眼神。丸子在我的身边,我们肩靠肩趴在加厚却越发明亮的玻璃上,像两个热切盼望拥有电动玩具的小孩般好奇地看着玻璃下面那些神气的金属环。
比起我的颇为尴尬,丸子显然更加熟练,不露声色地把一个个指环戴上再拿下,时而把手举到我的脸前,好看么。丸子有古人说的葱管般的手指,指甲修得很短,无名指上套着亮晶晶的线戒,脸上是或许些许满足些许幸福的表情。
坐在冷饮店落地窗边的时候我说,那个玩意,别乱戴。丸子翘起嘴来,说我要戴的就是这个位置,省得那些男生误会。

黑夜三:

11:20PM,10.03
蜷缩在依旧黑暗的房间里,收音机里是刺耳的电频声。
一年后的现在我最终以毫无理由的方式开始肆意流泪,有安忐忑地陪伴着,我想自己应该是幸福的。

白昼四:

4:35PM,10.04
萝卜说我觉得你们是貌合神离呢,这么说的时候她并没有回头看我,只是兀自向前走着。我有些好胜地挑衅说,错了,是神合貌离呢。其实那个时候我心里想你真的了解么,你的判断向来便有偏差。后来我对安说这些的时候她只是笑笑,什么也没说。
这些不消解释,安和我都知道。

黑夜最终:

我比黑夜更早睡着了。醒来的时候房间是黑暗的。

白昼最终:

1:39PM,10.05
一个老和尚提着一大堆行李站在沃尔沃的左侧,行李里一罐豆瓣酱翻了出来,褐色的酱像岩浆一样在行李包和老和尚的衣服上蔓延。

1:42PM,10.05
老和尚坐在我的身边,沃而沃小心翼翼地开始移动,屏幕上放映的是王家卫的《地下铁》。

2:50PM,10.05
城市的触角开始在高速的下方萎缩,巨硕的烟囱绝望地叹着气,接着又是绿得深浅不一的稻田,还有满是坟冢的山丘。老和尚开始打呼噜,回头的时候看见他张开的嘴,而电影开始变得矫情,剩下游离而动人的法语配乐。

本主题共有 2 条回复 | 回到顶部
#1 - 2004-11-23 16:41
donny 地球
最近偷懒,没怎么动笔,从布拉格拉了一篇老的过来~写了许久了
#2 - 2004-11-23 18:59
Sai 桂林
恭喜你中奖了,你获得了系统赠送的9个圈圈
^_^最近这样风格的作品似乎很多呢~

希望楼主继续支持偶们,拉些人来……
看完之后有话想说?那就帮楼主加盖一层吧!

在回复之前你需要先进行登录
用户名 / UID
密码
Project Parasynthesis | Based on Discuz! 5.5.0 | Thanks to Livid
About | Help | Developer | N2Design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无名杂志 - Archiver - Mobile
Processed in 0.019571 second(s), 6 queries,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