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雨湘


disconnected
主题工具

一匹野马

... 发表于 2010-9-17 00:42  ... 5780 次点击

              一九九九年,从我们开始牵着彼此的手,你说两个人站在离家不远的电话亭里,听着零钱咚一声,我们又可以聊更久的话很傻。太阳那么大,当时怎么会呆呆的站在那里好几个小时,不怕蚊子叮咬,热汗醮湿了额头与背,胸口却有朵含苞待放的花正悄悄吐蕊。在酷热的天气里,椰树与梧桐树正偷窥我们微小但连在成一块儿的影子窃笑。那铺满石子的小径,湖里钻溜水草间的小鱼,青春和口香糖的味道

            二零零一年,我们到了陌生的地方,陌生的屋檐,你总是我的依靠。然而在灯红酒绿的世界,我的欲望也被挑逗出壳。之后,我们纠缠在肉体,物质,金钱与说不出的懊悔里编织我们虚拟的梦。你用神奇的手将生活里的烦恼,在我梦醒之前抛走。可是我却忘了夜幕下那双交叉在腰间的手,安抚过我多少次梦靥。我只记得我用激情征服了你的全部,却不再对你说你想听的三个字。顶着被社会磨平的头投靠你的胸脯,对贫穷的恐惧似一剂毒药侵蚀着我。我哭着对你说找不到出路,生活里的尊严被其他人践踏在脚下,告诉你世界上最真实的罪就是买不到一副美丽的面具来遮掩自己伤疤累累的脸。忍心撂下痛苦与你分享,但你却用行动一一化解所有的窘困。在时间的推进下,我们因回忆而步入教堂里的红地毯。

           二零零七年,你怀上孩子的那年,我爱上了一名让我远离现实世界的女子。她给我的不是爱而是堆砌在我眼前的所有物质与自尊上的优越。她不是童话故事里的公主,我更不是其中的白马王子。然而,我们在堕落面前是骄傲的一对。那些蒙蔽了良知的欲望犹如恋上了奔驰的快感便不愿再停下。但我没发现到站在街灯下的你,历尽昼夜,却一直的在原地等我。那张苍白的脸,身边拉着位男童,蠕动嘴形正说出“不要离开我们。”

          二零一零年,我选择继续走在那无光的前路,耗尽我的生命去堕落。在虚拟的世界里,只为满足自己的欲望而活。我承认自己死了,希望在你心目中的我也一样死了以便不再带给你伤痛。你爱着的人只是个懦弱,不敢面对现实,不敢承担责任,一味依赖刺激感官生活来麻醉自己的可怜虫。其实他渴望死亡,因为他没有爱,看不到爱,更没勇气走回头向你认错。他躁动的追逐欲望,就在虚拟与现实世界的隙缝里活着没有明天的自我。

[ 本帖最后由 冷雨湘 于 2010-9-17 00:49 编辑 ]

本主题共有 1 条回复 | 回到顶部
#1 - 2010-9-17 05:35
bkbk 土星
“说好三年, 三年之后又三年,三年之后又三年, 都十年了大哥!!”

---下次就是2013年了,诚征求结婚爱好者于1月4日组团参加溜车俱乐部,摄影俱乐部,音乐俱乐部,餐饮部,以及其他各项娱乐部门的活动

其实有点追求,只要不太过分,就是好的
看完之后有话想说?那就帮楼主加盖一层吧!

在回复之前你需要先进行登录
用户名 / UID
密码
Project Parasynthesis | Based on Discuz! 5.5.0 | Thanks to Livid
About | Help | Developer | N2Design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无名杂志 - Archiver - Mobile
Processed in 0.024096 second(s), 7 queries,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