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雨湘


disconnected
主题工具

绝境里冬眠

... 发表于 2009-11-15 01:09  ... 4756 次点击

以前无论我多辛苦绝望,对于自杀这件事,我总是避开,能离得越远越好。因为我知道一旦我一想起,我便会沉溺,想像在车祸里躺在血泊中的自己,失去知觉,那会不会就是一种休息。人也许往往无法清醒,或者过于清晰,这种空无一物,幽冥的感觉,很深很静,打在疲倦跳动的心。或者,我需要个冬眠,不愿将失落的脸展示给快乐的人。我献给自己一首又一首寂寞的歌,一篇又一篇涂上剧毒的文字,然后加上掌声。我自己很快乐,因为很悲伤。

小时候常常因为不良好的学业表现而想过要自杀,差一点就能得到甲等,差一点为什么那辆车不直接撞过来。找死也还真是门学问,如何让它看起来很自然可是又能立刻毙命,不要连累别人。然而,我不愿让自己这么快认输,我还没到过希腊,罗马,埃及,维也纳,阿尔卑斯,蒙古,沙漠还是死海,怎么可以这么快死,我还没赚钱养我母亲,我怎么可以死,我还没学好吉它钢琴,怎么可以死,我还没写出一本伟大的书,我怎么可以死。

但是,我的确是死了。死在自己的手上,死在天真,死在欲望里想要去拥有美好的事物,死在清醒在固执。抓在手心的沙子一直在漏,最后自己已抓不住什么,剩下空壳的自己,想要制造出什么奇迹。我的皮囊是活着,心也是活着,可是这里面却空得我不知该往哪走,每个风声都是自己的回音。

我现在想起这两个字,是在手腕上割出一道让人看了惊心动魄的血口,溢出来的不是血,是欲望,是梦想,是几十个夜晚的无眠。我想沉下大海,被一颗重石拉扯至最底无声的境界。依然是想好好的睡一觉,告别温暖的阳光。曾经属于我的阳光已逝,母亲的笑脸已渐渐模糊,总以为彼此是一对能相守一辈子的孤灵,但就连世界都难逃过沧海桑田的变数,更何况是母女情缘。将她抛弃在角落,也是我难辞其究的责任。父亲和母亲不是该永远在一起的吗?

失去了心,世界任何一个角落都是绝境。自己是什么人,其实不必再多制造坎坷给自己去证明。我的世界,需要静谧,需要远离人群,需要能抵御寒风的心。这样,当我又想起自杀与沉睡,我的选择是敲下这些来路不明的字来告述自己,我能熬过白天。相较于彻底孤独,那浮于表面的友谊是阴天里的丝丝银光,很薄弱,但总算一直相伴在云端,勾勒出深浅,和明暗。

只是心累了,人却无法入睡,真的很想冬眠。。。






[ 本帖最后由 冷雨湘 于 2009-11-25 20:29 编辑 ]

本主题共有 1 条回复 | 回到顶部
#1 - 2009-11-19 19:10
bkbk 土星
请问作者讨厌吃蔬菜水果么? 山楂薄荷柠檬西柚什么的
看完之后有话想说?那就帮楼主加盖一层吧!

在回复之前你需要先进行登录
用户名 / UID
密码
Project Parasynthesis | Based on Discuz! 5.5.0 | Thanks to Livid
About | Help | Developer | N2Design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无名杂志 - Archiver - Mobile
Processed in 0.023161 second(s), 7 queries, Gzip enabled